【魏白】子夜吟

魏民谣x白读书
自行脑补au下结案后的种种……
ooc算我的,可爱的角色算我们山花的
以及,圣诞(复健)快乐(˶‾᷄ ⁻̫ ‾᷅˵)


正文

凶手潘打工落网,一行人向警察交完差后经历了短短几秒相顾无言,后来是撒博士揉了揉肚子说今晚这炸鸡还没吃完就出命案,这会儿还饿着,魏民谣见状回自己客栈拿了吃的出来,大家围坐在无忧客栈的露台上填饱肚子。
席间大家聊起无忧客栈以后怕是开不下去了,老板被杀,员工入狱,好好的一个度假去处硬生生背了几条人命。魏民谣咬下一口肉串,说自己打算把无忧客栈合并到自己这里来,不管怎么样自己兄弟的梦想他还是要一直做下去。
何作家大概是心情舒畅喝得微醺,举起啤酒说为梦想干杯,撒博士和魏民谣应和,把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鸥活泼笑出声,把旁边快睡着的白色泰迪吓得骨碌一下站起来。
“哎小白?你怎么不喝啊?不够意思!”何作家点名坐在一边拿着酒杯发呆的白读书,白读书回神,说自己折腾了一晚上累了。
何作家一拍手说这么晚了大家都洗洗睡吧,一边嘟囔着自己好好的假期还没过一边给自己办理check-in,撒博士跟着他回了无忧客栈。
魏民谣和鸥活泼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回魏了谁客栈,鸥活泼最后来拿盘子的时候发现白读书还在原地坐着,问:
“小白你怎么不回去睡啊?不是累了吗?”
白读书像是才睡醒一样“哦”了一声,放下酒杯默默走回无忧客栈。
“我怎么感觉小白怪怪的。”鸥活泼回到魏了谁客栈,对把“暂不营业”牌子挂在客栈门口的魏民谣说。
“他怎么了?”
“刚刚吃饭的时候精神就不是很好,我看他回的还是那个四号房间,他怎么能睡得踏实呢?”
魏民谣一想起来那个黑漆漆的诡异的房间就浑身起鸡皮疙瘩,那个地方叫他踏进去一秒都嫌多。
“说不定白读书自己换了房间。”
“也对。”鸥活泼说着打了个哈欠,跟魏民谣招招手回房间睡觉去了。
魏民谣拐弯去客栈吧台拿了自己的吉他,轻哼了几句小调准备回房间,走在路上突然想起那个寻找快乐的游戏,他一个人站在空空荡荡的走廊上突然感觉后背有点冷。
魏民谣很没骨气地打了个哆嗦,紧接着就想起来玩了这个游戏的白读书,他不会真的还住在那个阴森森的四号房吧?
魏民谣脚步一转,走向隔壁的无忧客栈。
无忧客栈温馨的小灯还亮着,何作家和撒博士的房门紧闭看来是睡下了,四号房间在走廊的尽头,是灯光很难顾及到的地方,魏民谣快走到的时候脚步顿了又顿,借着背后的光亮瞧了一眼,发现门居然留了个细缝儿没关严。脑补出来什么恐怖情节的魏民谣又给自己吓了身冷汗。
虽然门没关但魏民谣总觉得白读书还在房间里,他用脚尖抵开门,手先摸索进去把灯打开。四号房的灯都是惨白的颜色,魏民谣不自觉咽了口口水,扫视一圈白读书不在,但是行李什么的还在原处。
他的视线扫到了浴室,魏民谣吓得后退了几步。
不不不不会吧!?可别真想不开啊!?
魏民谣一想起来白读书被问到有没有去遮蒙娜丽莎眼睛时那个意味深长的表情,瞬间脑补该不会白读书也早有这种轻生的念头今天正好实现了吧!?
魏民谣拔腿冲进浴室,看到浴帘隐约拉起来,一只手伸在浴缸外面,里面还躺着个人——
“啊!!!!!!!”魏民谣大喊一声,丢了吉他就要跑。
“……你喊什么喊?我又没想要自杀。”
浴缸里的人突然出声,魏民谣突然站定,颤悠悠地转身,生怕一回头就是一张贞子的脸。他看到那只手拨开浴帘,白读书从浴缸里坐了起来,脸色在窗外的月光下显得格外苍白。
“你你你你你!没事儿躺浴缸里干嘛啊!”魏民谣大松了口气,靠在浴室墙上安抚自己过度惊吓的小心脏。
白读书没说话,扭过头看向窗外,魏民谣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浴室里有着四号房间唯一的一扇小窗户,透过去正好可以看到今晚的月亮。
魏民谣突然天马行空地想,自己的哥哥,白读书的哥哥,还有其他两个人,在这个小小的浴缸里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时候,从这里看到月亮了吗?
两个人就这么盯着月亮看了一会儿,直到白读书突然说:“魏民谣,我有点儿想听你唱歌。”
魏民谣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白读书这个时间场合都不怎么正确的请求。
“你刚刚拿着吉他过来了。”
白读书指了指方才魏民谣慌乱之中丢下的吉他,魏民谣俯身拿起来,拨了下弦,然后侧身把浴室的门关上。
“好吧。我小点声儿唱,其他人都睡了。”魏民谣压低声音,“你想听什么?”
“就今天晚上你唱的那首。”
魏民谣屈起一条腿把吉他抵上去,清了清嗓子,手指拨动琴弦的声音在这个狭小的浴室里碰撞出回音。
“我在二环路的里边,想着你……”魏民谣刻意压低的声音落在白读书的耳朵里显得格外低沉沙哑,连带着震得他胸腔都有点儿发疼,可是白读书意识到,那其实是他自己心跳的声音。
白读书慢慢扭头,看向魏民谣。魏民谣唱歌的时候喜欢闭上眼睛,于是他捉住了机会可以放肆盯着他而不被发现。
“你在远方的山上,春风十里……”
“今天的风吹向你,下了雨……”
“……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魏民谣唱到这句突然睁开眼睛,对上白读书没来得及躲闪的目光时,他的心底忽然有了轻轻笑起来的声音,然而这样的发自心底的笑声都没能比得上刚刚他在看到那捧月光落在白读书眼睫与泪痣的时候,自己无意识又一次唱出的句子,因为他终于明白了那句歌词的意义。
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END

情愫别化成歌留给山河啦,要唱给我们里头白听啊!

评论(7)
热度(88)

© 奶糕的小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