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白】子夜吟(续)

原谅我想出来了一个一个莫名其妙的后续

大概是我太喜欢无忧客栈这个案子了,反反复复一直在看

他们几个坐在那里的样子,真温馨啊www

ooc,欢迎捉虫


正文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鸥活泼看到从魏民谣房间里走出来的白读书的时候,眼睛瞪得跟那只白色泰迪一样。

“你你你!你们俩!”她的手指在紧接着出现的魏民谣和白读书之间戳了又戳,抱起还没睡醒的两只狗一溜烟跑去了无忧客栈。

“她在干啥?”魏民谣一脸懵逼。

瞬间明白了鸥活泼在想什么的白读书嫌弃地踢了一脚魏民谣,“都是你非让我睡你房间!”

“你睡我房间有什么不对吗?”

“人都误会咱俩关系了!”

魏民谣凑近有点儿气呼呼的白读书,像昨天一样抓住他的手腕,眯起眼睛笑:“咱俩是什么关系?”

白读书打开魏民谣的手,心想昨晚上自己一定是被猪油蒙了心,“没关系!一点儿也没!”

魏民谣不折不挠,凑到白读书耳边说:“小白,你喜欢我你就得说啊,不然谁知道。”

白读书被魏民谣的低音震得发懵,感觉一股热流涌上自己的脸,他推开越靠越近的魏民谣,逃命似地冲去了隔壁客栈。

魏民谣没有错过白读书通红的耳廓,笑出了深深的梨涡。

白读书刚踏进门,坐在露台上正在激烈讨论的撒何鸥三人以及两只狗齐齐回头看向他。

何作家:“干柴烈火。”

撒博士:“一拍即合。”

鸥活泼:“地久天长。”

两只狗:“汪汪汪汪。”

白读书:你们在对春联吗?

何作家摇了摇头,“小白,不用说了,我们都懂了。”

鸥活泼走过来抱了抱他,“大片儿走了我知道你很难过,好在你要开始新生活了,你哥哥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撒博士推了推自己的眼睛,“年轻人,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有什么问题欢迎来找我,我可是专业的心理学家。”

两只狗蹦下沙发蹭到白读书脚边:“呜汪汪汪……”

白读书看着三人两狗一副家长祝福自己孩子的样子,再想到昨晚的始作俑者魏民谣,气闷到要吐血,脸色阴晴不定。

鸥活泼一看白读书脸色不对,上前把他拉到自己旁边坐下,担忧地问:“小白,魏民谣他是不是逼你了?你如果是不情愿的话就不要勉强……”

白读书看到鸥活泼脸上真真切切都是忧虑,安慰她似地笑了笑:“我没有不情愿。”

“真的?”

白读书似是笑地更开心了,他想起昨晚魏民谣唱歌时脸上温柔的神情,低头时的样子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

而魏民谣赶过来时,入耳便是白读书小声却十分坚定的那句:

“我也很喜欢他。”

 

大概是真·END


评论(4)
热度(83)

© 纯正的小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