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白】嘿,你的哈士奇(下)

233333没想到居然写完了这篇

并且努力把画风从单口相声变成了十分严肃的正剧

以及明天两场考试求攒RP【星星眼

(上)走这里

祝大家食用愉快~


正文


9

 

魏大勋心里清楚,他从来没对同性动过心思,白敬亭是第一个在他心尖儿“噌”地点起小火苗的人。

然而自从那天晚上后也清楚了白小爷喜欢啥样儿的人,鬼鬼一句话更是把他的小火苗扑得连抹灰都不剩,但他心里还是有点委屈不平。

“哎,”魏大勋凑到白敬亭身边,“你真喜欢年龄比自己小的?”

“还好吧。”白敬亭盯着手里的方案头也没抬,糊弄了一句。隔了一会儿发现身边没动静了,一回头看到魏大勋正抿着嘴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你这是干啥?”

“没事儿。”魏大勋闷闷道,又埋头回去搞自己的任务,一声不吭了。

白敬亭“哦”了一声儿,接着看手里的资料,却发现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他又抬头看看魏大勋,心想如果这人真是只哈士奇的话,耳朵肯定都耷拉下来了,卖可怜一卖一个准儿。

他琢磨了会儿想跟魏大勋说点什么,何老师突然一阵风冲了进来,把人给叫了出去。

几分钟后魏大勋回来,白敬亭发现魏大勋的心情好像更低落了。他挪过去,把胳膊搭到魏大勋肩头,悄声问:“怎么了?何老师训你了?”

魏大勋偏过脸,对上白敬亭担心的眼神,缓缓摇头:“没,就是说点事儿。”

白敬亭放心地又挪回去,一边在键盘上飞快地打字一边咕哝道:“这周聚餐到底能不能去吃火锅啊……”

“我请你吃火锅行不?”

白敬亭闻言转头看着魏大勋,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啥?你要请我吃火锅?”

魏大勋理所应当地点头:“今天下班有空没?有空今天就去。”

白敬亭一脸不敢相信,他仔细审视了魏大勋上上下下:“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了?”

“算英语补课费?”

“算!必须得算!”白小爷一听今晚有免费火锅吃乐得咧嘴,感觉美好生活正在向他招手,“那咱晚上去哪儿吃?”

“你喜欢哪儿咱就去哪儿。”魏大勋露出深深的梨涡。

 

10

 

“你们两个!有一腿!”鬼鬼气呼呼地盯着魏白二人,“吃火锅!不带我!”

今天下班时间一到,白小爷赶紧拉着魏大勋往外冲,中途被发觉异样的鬼鬼截胡,一番盘问之后,鬼鬼被气得搬出了她著名的“一腿论”。

“我们俩这是纯洁的友谊。”白小爷苍白无力地解释,一旁看戏的王鸥暗自撇嘴。

“这周末聚餐,我请客,行不?”魏大勋好心谈条件,鬼小姐还在犹豫,被吃完瓜的王鸥小姐捂住嘴一把拉了回去,王鸥边推鬼鬼边回头道:

“你俩好好吃火锅去。”

走了几步,又想起来什么:

“大勋周末请客啊!”

怀里的鬼鬼“嗷嗷嗷”地挣扎,王鸥揉揉她的头发,问:“人家俩出去约会你凑什么热闹啊?”

鬼鬼愣住。

“他他他他们俩是去约会!?”

王鸥严肃地点头。

“可白白说他要的是小奶狗……”

王鸥轻轻戳了下鬼鬼的脑袋:“人小白喜欢什么样儿的又不是我们定的,你瞧好吧。”她看鬼鬼还在纠结,挽住她的胳膊问:“我带你去吃楼下新开的甜品吧?”

鬼鬼一秒满血复活,疯狂点头:“鸥鸥你最——好——啦——!”

王鸥的视线掠过魏大勋和白敬亭的桌子,心想你们俩那点眉来眼去还能瞒得过姐姐我,俩小孩儿不知道在那儿玩什么纯情愣是一个字儿都不吭的。

年轻人啊,她感叹,你们俩革命友谊LV.99的进度条可是正在一点一点儿地蹦满啊。

 

11

 

热热闹闹烟雾缭绕的火锅店,爽滑劲道的烫羊肉,再来一杯冰啤酒,白敬亭觉得这个日子过得不能再舒心了。

他满足地喟叹了一口气,瞧着魏大勋捞出刚熟的牛肉丸落到自己盘子里,丸子滚了一下,粘上红通通的辣油。

“别光顾着捞啊,快吃。”白敬亭刚刚埋头吃了半天,倒是魏大勋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白敬亭觉得自己跟演独角戏似的,又叫了盘羊肉给魏大勋下到锅里,“大老爷们儿晚上节什么食,前几次吃烤肉看你也没这么矜持啊,再说你不也挺喜欢火锅的吗。”

魏大勋“哎”了一声,筷子在刚出锅的羊肉上面戳了几下,犹犹豫豫地滚上麻酱放进嘴里。

白敬亭眯着眼睛瞧魏大勋,火锅当前这个人居然一点儿热情都没有,十分反常。

他倒了杯啤酒推到魏大勋跟前:“咋的了?有心事?跟哥哥说说?”

“我能有啥心事啊,好着呢。”魏大勋按住白敬亭还要拿啤酒的手,“行了行了,别喝了,要不明天上班该难受了。快捞肉嘿,一会儿该煮老了。”

然后魏大勋的筷子便活络起来,白敬亭幽幽地看了会儿,放下心来对付吃的,挑起话头说起自己刚到何老师这儿工作的事儿。

“何老师和撒老师那可都是业界良心啊,我本来还以为得多严肃俩人呢,谁知道认识了之后一个比一个疯。”

魏大勋深有同感:“我之前也觉得黄老师可厉害了,怎么着也应该是挺实诚一人吧,没想到就一老狐狸,坑我一坑一个准儿,一个没留神儿就被他卖出来了,听说还是咱何老师拿三百根玉米换的……”

白敬亭笑出眼泪:“你就这么不值钱?”

“那我下回得跟黄老师提提价,就我这颜值,这身材,这本事,怎么着也得六百根玉米。”

“人黄老师估计就是嫌你拉低了那儿的颜值才把你卖了的。”白敬亭补刀。

魏大勋又夹了几块午餐肉给白敬亭:“请你吃火锅还堵不住你的嘴。”

白敬亭嘿嘿笑,把肉在酱料里翻滚得很是均匀,夹起来刚要吃,对面的魏大勋突然说:“小白,我要走了。”

 

12

 

“现在?去哪儿?”白敬亭愣住,下意识地问出口。

“不是现在,是下周。黄老师喊我回去了。我毕竟也不是何老师的正式员工,来这儿就是帮个忙的。”

白敬亭之前嫌火锅店热气太重,索性就没带眼镜,反正看得清锅里的菜和肉就行。

可现在隔着那一层白色的雾气,他竟然连魏大勋脸上的表情都看不清。

“今天,何老师叫你出去,就为这事儿?”

他看到魏大勋点了点头。

他手上一用力,一整块午餐肉被划开成两半,又溅出来几滴辣油。

魏大勋怕白敬亭把衣服弄脏,赶紧抽了纸巾,站起身越过桌子,凭着胳膊长的优势把纸垫到他盘子旁边。

然而白敬亭问完刚刚那个问题,还是怔怔地。他想不清楚自己在失望些什么,也许是魏大勋走了谁跟他一块打游戏,魏大勋走了还有谁陪他出来吃火锅,可是之前魏大勋还没出现的那些日子,好像都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

魏大勋攥着纸巾的手突然出现在自己视线里,他缓神儿,对上魏大勋的眼神。他觉得魏大勋好像是要说点什么,可最后听到的,只是在喧闹中不甚清楚的:

“哎,小心点儿你的衣服。”

白敬亭也不知道自己是被动了哪根神经,或是因为火锅冒出来的热气太冲,他觉得眼睛特别热,特别酸,但又不是因为想流眼泪。他低头看向那块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样儿的午餐肉,放下筷子,说,我吃饱了。

魏大勋点点头,说我去结账。白敬亭就着模糊的视线盯着魏大勋的背影,居然难得矫情起来,想,以后也没这机会了吧。

他坐在那儿沉默了一会儿,服务员过来收拾桌子的时候他也没动,直到魏大勋拎着两瓶汽水回来,选了个橙子味儿的塞到他手里。白敬亭这才站起来,跟着魏大勋穿过火锅店热热闹闹的大厅往外走。

汽水是冰镇过的,握在手里一会儿就化了一手的水。走在前面的魏大勋已经开了瓶子灌了几口,喝完后只拿着瓶盖把瓶子捏在手上晃来晃去。

白敬亭突然很想上去拉住魏大勋那只空着的手。

他的拳头握了又握,直到那层水在热气中挥发完全,两人走到门口,他都没能伸出手。

魏大勋回头,瞧着白敬亭自打听了自己要回去的事情后就闷闷不语,他带着人走到火锅店门外停下,一把拿过白敬亭手里还没开盖儿的汽水,把自己的放到他手里,帮着白敬亭拧开瓶盖儿后又递回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白敬亭盯着自己那瓶拧开后瓶盖儿只被拧了八分紧的汽水,抬头看了魏大勋一眼,又低下头。

“哎,别难过啊,哥哥我又不是去天涯海角了。”魏大勋哥儿俩好似地拍拍白敬亭的肩膀,“再说了黄老师和何老师关系又那么好,说不定我哪天还得被卖过来——”

“魏大勋,你不走,成不?”白敬亭脱口而出,头一次打断魏大勋的话,他看向魏大勋的眼睛,看到那双瞳孔里盛满了耀眼的灯火,还有一个孤零零的自己。

“……算了,当我没说。”白敬亭有点儿后悔自己刚刚那么冲动,他深呼吸了一口,好像理清了之前杂乱的情绪,“得嘞,今天谢谢你请客。别送了,咱俩反方向。回家吧,明儿还得上班呢。”

魏大勋无言,抿着嘴神情复杂地看着扬起一个灿烂笑容的白敬亭。

白敬亭倒退着,喊了句“记得周末请客”后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背对着魏大勋往前走了。

魏大勋想,白敬亭,你逞什么强呢,笑得一点儿也不好看。

其实,你也是有一点点舍不得我的,是不?

 

13

 

白敬亭手里紧紧攥着那个汽水瓶,紧到都能听到塑料被挤压后的脆响。

他越走越慢,越想越委屈,赌气似地灌了一大口橘子汽水,酸得他眼泪差点流出来。

他在心里骂,魏大勋说你是哈士奇你还真给我犯傻啊,这tm就是橘子汽水兑了醋吧,这你都好意思给我喝。

他终于停下来,想把无辜的汽水当成魏大勋骂个痛快。他想骂魏大勋你不是挺喜欢我的吗,你tm装什么纯情憋着不说,还想骂魏大勋你是不是真的傻,看不出来小爷我也挺喜欢你的吗。

可是他又舍不得。

他舍不得对魏大勋说什么狠话,也舍不得让魏大勋走。

汽水瓶子被捏得咯吱作响,白敬亭一呼气,一跺脚,转身就往魏大勋离开方向走。

——然后,他看到了依旧站在火锅店门口的大高个儿。

隔着百十米的距离,白敬亭从来没觉得自己的眼神儿这么好过,好到隔着匆匆而过的人群,都能看清魏大勋对着自己那一脸傻气的笑。

真的不能更傻了。

可是也特别帅。

白敬亭迈开步子,朝着魏大勋一步一步地走过去。

算了,不计较了,哈士奇也挺好的。

反正以后……

就都是这个人了。

 

 

END

 

emmmmmmm……

大概,也许,可能,会有个小番外???

哎不管了他俩在一起就成了

评论(5)
热度(166)

© 奶糕的小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