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行动/后勤组】他们都很好

又名:团宠庄羽小天使的日常

 

零死零伤零be

义无反顾冷cp


少量正副队,狙击组以及机枪组

5k+,OOC是我,最可爱的人是他们

后续走这里→【红海行动/后勤组】不言爱


正文

 

庄羽觉得自打他出院回到蛟龙一队后,这日子就过得有些胆战心惊。

他抱着一罐糖,侦查确认过杨锐还在他的温室里种菜之后,一溜烟蹿进了正副队的宿舍。

徐宏正在兢兢业业地替队长完成战斗报告,结果被庄羽偷偷摸摸的动静吓了一跳,赶紧问出了什么事儿。

庄羽闷闷地给徐宏塞了几颗糖,然后拉开板凳坐下,趴在桌子上,下巴搁在糖罐子上叹了口气。

徐宏坐到庄羽旁边,用那双真挚的眼睛询问庄羽。

庄羽对上徐宏闪亮亮的眼神,欲言又止,纠结地在椅子上挪来挪去,要是被杨锐看见了估计得被一嗓子嚎起来,再罚一小时军姿以正仪表。

庄羽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徐宏选择主动出击:“是不是刚回来训练强度太大身体受不了了?这好说啊,不用跟队长打报告,我再批你几天假,休整好了再回来。”

“不是因为这个……”庄羽的手指在糖罐子上抠来抠去。

“那是……顾顺欺负你了?”

庄羽摇头。

“佟莉跟你对练的时候下手太重了?”

庄羽接着摇头。

“食堂的饭不合胃口?”

庄羽依然摇头。

徐宏被庄羽的小脑袋晃得直着急,又套不出来一点儿干货,只能威胁道:“再不说的话一会儿队长就要回来了。”

庄羽一个激灵坐直,终于磨磨蹭蹭开了口:“副队,我就是觉得……”

“觉得什么?”徐宏瞪大眼睛,凑近了去听。

“觉得,觉得你们对我太好了。”庄羽一咬牙,把话给挤了出来。好像觉得这话有点丢脸是的,庄羽闷声低头,手指绞在一起。

“太好了?”徐宏失笑,“我们想对你好也不行?”

庄羽赶紧解释:“不是,副队,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你们真不用这么照顾我,我也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你们真别这么做,就跟平常一样就行。”

徐宏想,小孩子的心理压力真是比迫击炮来得还要密集。

 

事情的起因是正副队在众人面前联名表扬了庄羽在伊维亚人质解救中出色的表现。

队长杨锐一脸严肃正经,说如果不是庄羽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及时接通通讯,这次蛟龙的伤亡将十分惨重。无论如何,庄羽在此次行动中功不可没。

众人鼓掌,庄羽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一下。

副队徐宏水汪汪的大眼睛扫视过在座的所有人,接着道这次行动过后大家多多少少需要时间恢复,希望大家可以互帮互助,渡过难关。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几个要好好关心爱护庄羽,一定要让他感受到来自战友的温暖。

虽然说蛟龙里面男女不分一视同仁,但庄羽作为队里面相最单纯善良的队员,还是被其他人下意识当小朋友照顾着。再加上庄羽本来就是通讯兵,上前线疯狂突突突的事情更轮不到他打头阵,几乎都把人压在后方的安全地带。

蛟龙一队个个都是人精,接收到副队无形的指令,心里的小人马上立正敬礼保证完成任务,转身就摩拳擦掌,马上开始制定作战计划。

 

庄羽扳着手指头一件一件地向徐宏交代:“副队你天天给我做心理辅导,队长给了我好多他种的菜,说是让我补身体……”

“莉哥说要当我专门的格斗教练,保准让我以后所向披靡。”庄羽说着说着突然打了个冷战,“但是我一想到莉哥徒手勒死过那么壮一个恐/怖/分/子我就肉疼。”

“还有石头!”庄羽又指了指满满当当五颜六色的糖罐子,“副队你看,这都是石头送我的。平时除了莉哥谁还能从他那儿拿到糖啊,他一下给了我这么多!”

徐宏跟着点头,伸手又从罐子里顺走了几颗糖。

“李懂哥前几天送了我台游戏机,一有空过来跟我打游戏。后来顾顺哥看不下去了,把李懂哥领走了又给我留了一大包口香糖,口味比石头的糖还全!”庄羽边说边拿手比划,晃得徐宏有点儿眼晕,“就连罗星哥都托人送了我一个瞄准镜!”

徐宏在心里暗自为队员们的任务完成度打了个满分。

“哦对了副队,还有陆琛哥——”

“庄羽!晚上不回寝室在这儿干嘛呢!”杨锐突然推门进来,一嗓子把庄羽没说完的话给吓了回去。

“队队队长我这就回去!”庄羽“噌”地站起来,逃命途中不忘抱上糖罐子,风一阵儿地跑走,“队长副队明天见!”

徐宏瞪了杨锐一眼:“你看看你都吓着孩子了。”

“我吓他什么了?我这不关心他让他早点休息吗?”

“以后没训练的时候别总是板着脸。”徐宏叹气,接着赶工杨锐的报告,“刚刚庄羽还没说陆琛做了什么就被你打断了,话说一半最要命啊……”

“哎徐宏徐宏,别写了。”杨锐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字就头晕,他一把拉起副队,“今天海上天气好,出去转转。”

“天天看大海你也看不腻。”

“徐宏同志,浪漫,浪漫懂不懂?”杨锐恨铁不成钢,推着徐宏就往外面走,“顺便去看看那帮小兔崽子是不是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庄羽安全撤退到自己寝室的时候陆琛已经回来了,正遥控着庄羽的小飞机飞来飞去。

“干嘛去了慌慌张张的?”陆琛放下遥控器,很自觉地接过庄羽手里的糖果罐抓了一颗放进嘴里。

“就,就是去找副队聊聊天。”

“然后呢?”

“还没聊队长就突然回来了。”庄羽差点儿以为陆琛要问他都跟副队聊了什么,脑子一个急转弯为自己打掩护。

“下回小心队长把你沉海。”陆琛吓唬庄羽,起身去柜子里拿了瓶东西出来,“过来,给你抹药。”

庄羽突然犹豫起来:“还要抹吗?我的手都恢复得差不多了。”

“怎么不抹?你的手这回受伤太重,虽然活动没问题了但是会落下病根儿。”

抗议无效,庄羽“哦”了一声乖乖坐到床边。陆琛倒了点药酒在庄羽的右手上,顺着指关节一点一点揉捏,“每天按摩一下能帮你舒缓手上的经脉,不然时间久了你的手肯定天天疼。”

细长的手指游走在指间的伤疤,才长好的皮肉娇嫩,庄羽感觉有点痒,不由得缩了一下。

“疼?”

“没有没有,早就不疼了。”

手都伤成这样了,庄羽还总说不疼,坚持跟队正常训练,归队第一天晚上回到宿舍自己在那儿悄悄地甩手。陆琛眼尖看到了,庄羽还说他只是好久没训练体力跟不上,过几天就好了。

这话蒙别人可以,陆琛作为医生自然知道庄羽的伤情。出院的时候医生签字说没问题,不代表没有留下后遗症,之前做复健训练的时候庄羽的手就出现过水肿,稍微动一下都疼得人直流冷汗。他当然不信庄羽的话,去拿了自己泡制的药酒回来,每天晚上给庄羽的手做按摩。

这是庄羽没来得及告诉徐宏的事情。

在庄羽的心里有几片小小的地方,那里放着同学,家人和战友。他总记得他把陆琛的名字和队长他们放在了一起,可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陆琛悄悄跑到了另一片空旷的地方,那儿连庄羽都叫不出来名字。

他想,陆琛对于他而言应该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

陆琛很细心,总是能找到其他人藏着掖着的伤,给副队治过枪伤也接上过石头脱臼的胳膊。也只有陆琛,能发现自己训练过后一直酸痛的手。

陆琛还有着医生独有的温柔内敛,虽然石头总说陆琛是他见过的心最大的人,但是庄羽就是知道,他陆哥最容易心软,在自己住院的时候禁不住哀求,悄悄带了蜜饯给他解馋,再悄悄地留在病房里陪了说了一个下午的话,直到他又因为药效睡了过去。

庄羽想,陆琛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他出神地盯着陆琛的发顶,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力度正好的揉按,突然出声喊了声陆琛。

“怎么了?”陆琛抬头,他的手指慢慢穿过指缝,而后轻握,是虚晃的十指相扣。

庄羽没发现陆琛手上的小动作,他对上陆琛的眼神,笑了笑:“陆哥,其实你不用对我那么好的,不用每天检查我的伤,也不用每天都给我做按摩。”他又垂下眼:“我没有那么好,也不值得你们这样做。”

“……”

“我知道我在伊维亚表现有多糟糕,我一见到那些血肉横飞的场景就止不住地腿软,还因为自己的状况让全队的通讯中断了。你们都说我立了大功,可是我连自己最应该做的工作都失误了。”庄羽小小地叹了口气,语气里尽是掩盖不住的自责。

陆琛动了动,坐得离小孩更近了些。他的手稍稍蜷起,把庄羽的手放在手心里。

“当时在大巴上,我知道你害怕,但是你还是过来帮我完成了救助,你的表现比我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好多了。”

“我们去人质营把你单独留下的时候,你明知道会有危险,但你还是义无反顾地留下了,还解决了那些恐/怖/分/子,连佟莉都说你勇敢。”

“还有……”满地的鲜血和面前的人那几不可闻的呼吸突然闯进陆琛的回忆,顺着血液一路冲向心脏,把他的心胸腔撞得阵阵发疼,“你最后坚持着扣上了通讯设备,对吗?”

庄羽慢慢地点了点头,觉得已经恢复的手指又开始隐隐作痛,他的手下意识抖了一下,转而又被陆琛牢牢握住。

他这才发现他和陆琛的手亲密地交握在一起。

“庄羽。”陆琛叫他的名字。

“嗯?”

“你很好。”陆琛说得缓慢而轻柔,这三个字似乎都化成了他的万般柔情,渗入庄羽的四肢百骸,而最后的终点依旧是心脏,那里细腻敏感,却正好装得下陆琛所有的温柔。

庄羽涨红了脸,闪躲着陆琛专注的目光,视线落在了他受伤的胳膊上。

那里留下了被手雷弹片穿透的伤痕,一道一道,刻入皮肉。

他伸出另一只手的手指小心翼翼地点在那些浅色的印记上,小声问:“疼不疼啊?”

“不疼。”至少不及你受的伤疼。

“会影响活动吗?”

“不会的,没伤到神经。”

庄羽的手指依旧在那些疤痕上摩挲,好像能替他抹去这些伤口一样:“如果我去装天线的时候能再警惕一些,或者他们闯进来的时候我反应再快一点……”你就不会受伤了。

陆琛轻轻拍了下庄羽的头,庄羽回神,看到他张开手臂,嘴角上扬笑得明亮:“庄小羽,过来让哥抱抱。”

庄羽听话地扑过去,趴在陆琛的肩上,两人呼吸之间都是药酒的清香。他感到陆琛的手轻轻落在自己的后背,“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可是石头的脸上也留了疤。”

“佟莉不嫌弃不就行吗?现在技术这么发达,会好的。”

“那副队的胳膊……”

“有队长监督着恢复呢,不用咱们操心。”

“还有……”

庄羽还要反思,陆琛使了点劲儿拍了他一巴掌:“庄羽同志,适可而止啊。你不用什么事情都往自己揽,谁也想不到计划外发生的事情,你做的已经很好了。队长,副队,顾顺,李懂,佟莉,石头,罗星,还有你和我,我们是一家人,出了什么事我们一起扛,懂吗?”

庄羽坐直,眨巴着眼睛点头。

陆琛被庄羽眼睛里盛着的光晃了眼,他突然附身靠近,笑得狡黠。

庄羽紧张地闭上眼睛,在黑暗中感到一片柔软掠过自己的眼睛与脸颊,最后落在了唇边,只停留一瞬便离开。他睁开眼睛,只见陆琛认真地看着自己,目光专注温柔:

“至少出了什么事儿,有我和你一起担着。”

庄羽抿嘴笑了,缓慢而郑重地点头。

他突然知道了心里那块地方的名字,那里,被称作爱人。

在那片空旷的土地上,有一个人独自停留,等待着自己的满腔爱意。

那儿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陆琛。

 

 

 

…………

 

隔壁宿舍。

顾顺摆弄着从庄羽那儿顺来的窃听装备,一排过去四个人,搬着小马扎听得全神贯注。

顾顺:“我说我们家懂儿腰疼找陆琛拿药酒他不给,搞了半天全给庄羽用了!——哎懂儿你踹我干嘛!”

李懂:“顾顺你瞎说什么玩意儿,谁腰疼了!”

佟莉:“顾顺,懂事儿腰疼怪谁你自己心里没点儿【哔——】数吗?”

李懂突然脸红。

佟莉:“没看出来啊陆琛套路这么深,抹个药的空儿都能把人给吃了。”

张天德特小声地问佟莉:“你会嫌弃我脸上的伤吗?”

佟莉没说话,直接拉过石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顾顺好像看见石头心里的小人已经绕着军舰狂奔三圈就差跳海里再游个15公里。

“该熄灯了——我靠你们几个在这儿干嘛呢!”杨锐推门而入,下一秒就被眼前四人排排坐进行窃听工作的形象震惊,“佟莉!你怎么也跟着他们瞎混!”

佟莉“啪”地立正站直:“报告队长,我们是在关心队友情感生活。”

杨锐噎住,看着眼前的景象痛心疾首,原地打转,四个人面面相觑,保持沉默。

万能的徐宏赶紧出现救场,把杨锐推出房间,回头下令:“散了散了,你们几个马上熄灯!佟莉出门左拐!还有顾顺!装备上交!”

顾顺手脚麻利地把所有东西都塞到徐宏手里,还敬了个礼。

徐宏被逗乐了,小声说:“下次再听的时候把门锁上。”

“是!”四个人回答得响亮。

 

杨锐在宿舍门口等徐宏,眼瞧着自家副队抱着一堆东西出来。两个人无言地走了几步,停在楼梯口。

徐宏无奈地看了队长一眼,塞给他一副耳机,自己又拿了一副戴上:“说吧,你是不是想干这事儿很久了?”

杨锐调整了一下耳机的松紧,“谁让这帮小兔崽子天天光听咱俩了。”

“嘘,你听。”徐宏食指竖在唇边,耳机里传来庄羽的声音:

“……上次住院的时候你给我带的蜜饯特别好吃。”

“等放假了带你回我们家住几天,让你尝尝我妈做的,更好吃。”

“不会麻烦啊?”

“当然不会,我妈可喜欢你了,一回去就跟我念叨你有多聪明多好。”

“真的啊?”

陆琛没回答,紧接着就是一阵窸窣,和庄羽小声的抗议:“陆琛你轻点我手疼……”

“……下次我会快点儿赶回来,不让你再受伤了。”

…………

两个人摘掉耳机,杨锐再次痛心疾首。

“你看看庄羽,事儿成了之后对陆琛连‘哥’都不叫了。”杨锐指指他俩的宿舍,“还有陆琛给庄羽带吃的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那是给庄羽的又不是给我们的。”徐宏笑得倒是开心,心想以后心理辅导这件事还是陆军医来做比较靠谱。他关掉手里的设备,“东西怎么办?明天还给庄羽?”

“想得美。挂靶场去,明天就让庄羽对着它打,要是偏一枪把东西打坏了,没人给他整新的。通讯设备都敢被摸走,不唬他一次不长记性。”

“那你明天还得再多给他准备点儿好菜,小孩儿还得补身体。”

“这是两码事……”

 

两个人放好东西从靶场出来,一起走到甲板上。

大海波澜壮阔,月光皎洁明亮,而征途千里迢迢,不知何时才能停下。

他们一生与大海为伴,学会了这片蓝色汪洋惊涛骇浪时的勇猛,也懂得如何在夜深人静时将满腔柔情款款诉说。

海风温柔,海浪摇晃。

他们都很好。

 

 

END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39)
热度(430)

© 奶糕的小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