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行动/后勤组】不言爱

给我们天线宝宝的生贺!& 《他们都很好》的小后续

又名:顾顺的情话指南

 

预警:存在感极强的顾某人以及基本没出镜的陆大夫(你

 

 正文


庄羽拿着纸笔,坐在小板凳上,一脸认真。

他看着顾顺剥开一颗新的口香糖,慢悠悠地放进嘴里,又慢悠悠地晃了几步,坐到庄羽对面。

最后,顾顺慢悠悠地开口:“小羽毛,你真的要跟我学?”

庄羽点点头,大眼睛眨巴眨巴,脸上写满期待。

“行吧,看在我经验丰富你又一心想学的份儿上——”

“经验丰富?”一直缩一边儿看书没出声的李懂抬眼。

“不不不没没没,懂儿你听我说,哥追过的只有你一个,我只是从你身上举一反三得出来的经验。”

李懂瞥了顾顺一眼,没吭声儿,接着埋头看书。

庄羽举着本子捂嘴偷笑,顾顺回头的一瞬间立马正经端坐:“顾老师请讲。”

顾顺不敢随便浪了,他吐掉口香糖,接着说:“表白,牵扯到说话的艺术,以及你对对方的了解程度。如果你说的话正中人家心口,那恭喜你,表白成功,你俩就可以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了。”

“可是,”庄羽举手,“我跟陆琛已经在一起了。”

“别急啊,表白又不止这一种作用。”顾顺露出一副“这你就不懂了”的表情,“表白的话放在两人相处过程中,是感情的保鲜剂,激情的催化剂,可以促进你们之间更进一步的交流——”

李懂又出声了:“别瞎侃,庄羽还小。”

“好好好。”顾顺改口,忽视掉庄羽充满“为什么说我还小难道那些话有什么不对吗”的眼睛,“总而言之,在你们已经确定关系后,适当的表白可以升华你们的感情,听懂没?”

“听懂了。我现在就少这一步嘛。”

 

他跟陆琛那天晚上之后正式成了一对,窃听过两人的其他队员心照不宣,第二天一早就把庄羽闹了个大红脸。尤其是庄羽在看到自己靶位上挂着的通讯设备之后,差点要把蛟龙一队全部格式化,把昨晚听到的东西都删得干干净净。

和陆琛在一起庄羽当然开心,走路带风,连负重越野都跑得干劲十足。

然而庄羽心里还是有个小小的遗憾,他好像欠陆琛一个合适的告白。

庄羽把陆琛许给他的那个郑重的承诺藏在心里反复品尝,虽然这句告白里没有那样直接而热烈的“我爱你”,但庄羽觉得他再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情话了。

他也想给陆琛一个这样的承诺。

也许是军人天性使然,他们不常把“喜欢”与“爱”这样的字眼挂在嘴边,庄羽也是。他来来去去琢磨了好几天,都没能想出一句合适的话来。无奈之下,求助了最近日子过得春风得意的顾顺。

 

铺垫完一大串理论,顾顺开始讲实战:

“含蓄的表白很多种,最常用的是由日常生活的小事引出,可以是你经常做的事,也可以是你的爱好,但是有一点,这件事对方也要知道,不然他根本明白不了你是在表白。”

“比如?”

“如果我要跟懂儿告白,我可以说,‘我要狙击你的心’。”顾顺用手比枪,对着李懂“biu”了一下。

“再比如,队长可以跟副队说,‘我想和你一起种一辈子的菜’,虽然朴实了点儿,但是贵在有生活气息。”

“还有佟莉跟石头,他俩也简单,石头直接来一句‘以后我想和你一起吃糖’,佟莉肯定知道石头啥意思,是不?”

天线宝宝感觉新世界的大门被顾顺一把推开,差点儿撞他脸上给他撞晕。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上学的时候光顾着拆pcb抄板没好好读读语文书了。

顾顺在庄羽面前摆摆手,“小羽毛别愣着啊,我给你举了这么多例子,你也得实践一下。来,跟我这儿先说一个试试,我帮你把把关。”

庄羽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不确定地说:“我想和你从并联电路改为串联电路?”

顾顺:……

顾顺捂脸:“小羽毛,咱不整理科生那一套行不?”

庄羽挥动着他的笔和本子:“陆琛他也是理科生啊,而且这句话真的很好理解的,并联改成串联的意思就是说——”

“停停停,小羽毛,咱换一种,这种太含蓄了,不适合你们俩。”顾顺怕庄羽一讲起物理就上连堂课,赶紧截住他兴致勃勃的话头。

“哦……”天线宝宝委屈地停下。

“下一种,方法信手拈来不需要动脑子,而且必要时候你的天赋会进行技能加成。”顾顺打了个响指,“具体操作就是选择某情歌中最适合对方的一段歌词,小唱几句,不但可以表露心意还能制造浪漫气氛。”

庄羽似懂非懂。

“你看我跟罗星,我最经常对他唱的就是‘你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庄羽一秒跳起:“你喜欢罗星哥!?……不对,我怎么记得歌词不是这样唱的?”

李懂再次抬头:“你凭什么让星哥待车底,在车底的应该是你。”

顾顺不小心嘴滑,赶紧切歌:“刚刚错频了错频了,我们把频率调回情感节目——还是我和懂儿,那我就天天给他唱‘最爱你的是我,否则你怎么让我,否则我怎么可能赴汤蹈火,你说什么都做’。你看,是不是很适合我对你懂哥的?”

庄羽恍然大悟。

“接着举例子,队长要给副队唱歌,那副队有啥明显的特点啊?”顾顺循循善诱。

“副队眼睛大!”

“回答正确。要夸副队,队长就得唱‘你的大眼睛,明亮又闪烁,好好天上星星最亮的一颗’,不但是他们那个年代的又把咱副队的大眼睛比作星星,是不是一下就怀旧浪漫了?”

“石头要想歌颂一下咱莉哥呢,就要选一首婉约一点的歌,让石头不浪漫则已一浪漫惊人。”

庄羽:“石头跟莉哥,怎么浪漫啊?”

顾顺张口就来:“‘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

庄羽:再见了顾顺哥我还想多活几天。

“咳咳,不说他们,我唱了这么多,你有啥想法没?”

庄羽头顶的天线突然竖直:“我想到一首适合陆琛的歌了!”

“啥啊?”

“120的歌!‘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你说是不是很适合陆琛!他说他之前本来是想当医生的!”

顾顺:……

顾顺:喂120吗,救不了,火化吧,下一个。

 

庄羽没能从顾顺那儿成功出师,就那么两种方法在他脑袋里翻江倒海,连带着人跑了两天的神儿,吓得陆琛以为庄羽的PTSD姗姗来迟,拉着他就要去做心理测评。

庄羽跟陆大夫再三保证自己绝对没有任何后遗症,身心都倍儿棒,才把陆琛哄过去。

晚饭过后陆琛被二队的医疗兵叫走去检查新到的医疗器械,庄羽收到顾顺召唤,要求带着他的路由器去他们寝室一趟。

庄羽抱着自己的小盒子敲门,顾顺开门后一把拿走路由器,庄羽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手上消失的重量就又被顾顺塞了一摞书。

“这是什么?”

顾顺颠颠儿地把路由器找到插线板安上,打开开关,“我从队长那儿偷的书。”

庄羽惊得头顶天线直颤:“队长的书你也敢偷!”

“哎队长桌子上的书都是副队的,少几本他一时半会看不出来——咋样啊懂儿?网连上没?”顾顺凑过去看李懂的手机。

“连上了。”李懂点开聊天界面,找到“罗星”的名字就摁了视频通话,并且一把把顾顺推开示意他离开镜头范围,原因是怕两个人又呛起来影响罗星恢复。

顾顺只能选择跟庄羽缩在边儿上。

“队长还会看这种书?哎哟我去!”庄羽不小心翻到了里面的插图,是两个男子牵着手的画面,他一个激灵“啪”地合上了书。

顾顺凑近庄羽小声说:“我听队长说这是他妹妹给他的,是让咱队长学学里面的撩汉方法。我看队长都把人家告白的段落标出来了,你看看,说不定有点儿用。”

庄羽以前从来没看过这种小说,他小心翼翼地翻了几页,定位到铅笔圈住的地方,一点一点开始读。

“……等假期了我们过去看你啊星哥。哎庄羽,你坐过来点儿,信号更好。”李懂跟罗星聊天,感觉网络不是很稳定,cue了一声庄羽。

不知道其他队迷信不迷信,反正蛟龙一队把他们的通讯兵庄羽当成移动的Wi-Fi信号,不管是不是庄羽架设的天线,只要网络不好,马上召唤庄羽过来在这儿站着,波动的网络立马就畅通无阻。

庄羽“哎”了一声,搬着椅子往李懂那边儿挪了挪,听到李懂说:“哎还是庄羽厉害,信号满格了。”

罗星在那边念叨他们队把天线宝宝庄羽当成真的天线宝宝使用的迷信怎么还没破除,庄羽听到笑了笑,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放下书跑了出去。

李懂看着原本满格的Wi-Fi信号突然岌岌可危,一抬头发现他们的人工天线已经消失在视线里,“哎这网不行啊?庄羽他干啥去了?”

“不知道。”顾顺摊手,顺势走过来把李懂的通话挂断,挂断前还不忘很友好地跟罗星打了个招呼,“既然网不好了,那咱俩还是做点其他的事情吧。”

 

庄羽咚咚咚跑回宿舍,看到陆琛还没回来,稍稍喘了口气,坐到桌子前,从抽屉里翻出纸笔来。

他对着那张白纸看了一会儿,又转了转眼睛,咧嘴笑得满足,然后低头,就着落在桌上的月光,一笔一划,认真地写下一句话。

 

清点完器械已经快到熄灯时间了,陆琛赶回宿舍,发现庄羽已经躺在下铺睡得正香。

陆琛还疑惑平时精力过剩的庄羽怎么今天乖乖按时睡觉了,转念一想是这几天训练量加大,估计把小孩累着了。

他洗漱完,轻手轻脚地踩着阶梯到了自己的上铺,发现枕头上放了一张纸。

月光从窗户钻进来,分了一片清辉在那张纸上,陆琛看着庄羽清秀的字迹,横平竖直地写着:

“我想把我以后满格的Wi-Fi信号都留给你。”

陆琛附身看了眼把脑袋埋在枕头里的小孩,心想这装睡一点儿也不专业,我都看见你偷笑了。

说好是满格的信号,就永远也不能断开。

以后,你就要牢牢跟在我身边了。

 

 

END


祝小天使生日快乐,以后都要平平安安地回家啊。

评论(16)
热度(155)

© 奶糕的小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