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正的小叶子

但求今日青山独往。

【晨赫】【超恺】皆因是你[2]

“孟晓骏,”在开完药后高见就赶快拖着向南向输液中心赶,李睿嘱咐了几句,随后拨通了电话,“你家那个…是向南对吧?”
“对啊…怎么了?大半夜的你问这个?”孟晓骏此时正在往机场去的路上,“我这刚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快困死了…”
“他发烧了,才从我这儿走。现在估计已经到输液中心了”
“他怎么样了?”
“还行吧,来的时候是被另一个人扶过来的,我给他开过退烧药了。”
孟晓骏无力地闭上眼睛。
“李睿,我觉得…我们两个…可能不行了。”

向南什么性格孟晓骏最清楚,这样的矛盾大大小小不知道闹了多少回,孟晓骏清楚,这一切的源头都是自己,当时在一起的时候,他说过:
“有了你,我就可以回家了。”
可事实呢?公司事务需要他处理,一周里能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
“小南…”
“你在公司忙吧,别忘吃饭。”
通话千篇一律,无聊到孟晓骏觉得他不用打电话对方就一定知道他不能回家,但他依旧继续着没有营养的对话,即使得到的只是一声不满的闷哼。
他不怪向南。
后来,对方不再接听他的电话,第二天再见到向南,却发现他呆坐在床上,一夜无眠。
“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一晚上。”
孟晓骏在那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被戳中了,不是锋利的划开心脏,而是用苦涩的泪在上面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那样疼,那样酸楚。
“小南我真的很抱歉…”
“孟晓骏,你公司事忙我不怪你,可是你是不是忘了当时我们在一起时你说了什么?你说有了我你就可以回家了…我每天晚上都盼望着你回来,每次我看到对面楼上亮起灯的时候,我知道你一定也想回家后看到我在等你,所以我就这样等啊,等啊,我等到天都亮了,可是你还是没有回家。”
向南感到很委屈,偌大的房间只有他和一盏孤灯,漆黑的夜晚连空气都是冰凉的,他关上所有灯,就是为了孟晓骏回到家打开门灯,他能第一时间看到那抹暖黄色。他在等他,一直在等。

“我等会儿去看看他,你几点到?”
“现在快2点…大概5点多就降落了。”
“他那个针要打挺长时间的,你回来说不定他还没走。”
“…我知道了。”

“小祖宗哟…不就是高中我让你陪我割了阑尾嘛…这会儿你就这么起劲儿地折腾我?”
向南早就睡过去了,高见要了一张床把他安置下,一看表已经是2点了。
刚听医生说这瓶药要滴很久的…还是先睡一会儿吧,反正有小护士盯着呢…
那个医生…叫李睿…看起来好像认识向南?不然他刚才停顿一下干什么?不过话说回来向南这个名字其实挺大众的,万一重名呢?算了不想了…困死我了…
“嗒嗒嗒嗒。”皮鞋的声音。
高见睡意顿失,一瞬间脑补谋财害命流氓劫色等等等等的狗血剧情,心想着自己这么一好男人怎么能束手就擒,吸气回头,大喊——
“何方妖孽?!看我收了你!”

李睿敲了敲门口睡着的小护士。
“我去输液中心一趟,有病人了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李主任。”
皮鞋踏在地上,“嗒嗒”的声音在冷清的医院里听的格外清楚。
李睿也算是有过情感史的人,两年前谈过恋爱,后来因为工作原因分了。他不会琢磨女孩的心思,孟晓骏和向南的事他也实在掺不进去。他对感情从来都不敏感,看到两人闹到现在这地步他只能叹气。
打听了一下向南在哪儿,没想到才走进房间就刚才碰见的逗比被喝了一句——

“诶怎么是你啊?”高见刚喊完就后悔了,没错,他很清楚地看到李睿抽搐的嘴角,“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以为是什么坏人呢…”
李睿决定不搭理高见,绕到向南床前探了探温度。
“还好,不烧了。”虽然习惯了坐夜班,但免不了困倦,总守在空落落的诊室里也是无聊,李睿干脆就拉开椅子坐下,算了,也算是为发小守护男朋友吧…
“你跟向南认识?”
“…嗯?哦,认识。”李睿并不想理高见,凌晨2点多,他只想坐这儿休息一会儿。
不对吧…向南那几个朋友同事他摸得门儿清,来来往往跟自己也是熟络的不得了,陈成、楼华、何天华,包括向南的初恋陈西,哪个不是自己熟悉的?
“我怎么没听向南提过你?”
“我认识孟晓骏。”
!!!诶诶诶诶诶诶诶!!!这个李睿认识孟晓骏!!!!!

“啧啧,你看看,都是你家孟晓骏的照片,哎,真是英姿飒爽,不过我这么玉树临风,我的照片是不是也得放张在这儿让你天天惦记着我啊?”高见一张张浏览向南家里的相片,“嗯?这孟晓骏旁边的是谁啊?诶嘿,还就一张合照…不会是他前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见!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龌龊的东西!”向南一个枕头砸过去,“那是晓骏发小!李睿!第一医院的医生!什么前任!你才前任!真是…我大学怎么就碰上了你这个贱人…”

“哦我想起来了…孟晓骏的发小,对吧,李睿?”
本来想糊弄过去的李睿愣了一下,“你认识我?”
“听向南说起来过…我是向南朋友,高见。”
李睿盯着对方伸过来的手,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两手交握。
“李睿。”

评论
热度(14)

© 纯正的小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