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正的小叶子

但求今日青山独往。

【晨赫】【超恺】皆因是你[8]

高见侧头看着李睿在路灯下愈加柔和的面容,对方再没有平时的棱角。
刺猬的内心是柔软的,高见很庆幸自己是为数不多可以接触到禁区的人。
“我很羡慕我的同事,他们回家后有人嘘寒问暖,加班的时候会有人打电话叮嘱,而我只有一个人。”李睿从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过,天知道每一个夜晚,这些倾泄孤独的声音,在心上翻滚了多少遍,最终还是裹挟着沉默咽下。
如果把这些话都一字不漏地告诉高见,那他在高见面前,就一点防备都没有了。
“那多简单啊,我给你打电话不就ok了嘛!”高见揽过李睿的肩膀,“怎么样?”
李睿没有避开高见的手臂,对方温热的呼吸尽数落在自己的颈窝。他从没有和才认识两天的陌生人——也许再不是陌生人——有过这么亲密的动作。
“你?”李睿低头咧嘴笑了一下,“还是算了吧。医院那些小护士可是把你都当做男神看了,你要是没事倒可以慰问一下民情,嗯?”
“我还不知道我这么有名呢!你听过我的节目?”高见兴奋地提高了声音。
“没。”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咻”地熄灭了。
高见一下蔫了,“我还以为你也是我听众呢。”他撇嘴,哀怨的表情让李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多大的人了,什么表情。”
“诶,你要是还不开心的话,我给你唱首歌吧?”高见抓着李睿的胳膊转到他面前,“嘿嘿,那些小护士可是听不到我献声呢!来来来,点一首!”
“…我的手机铃声?”李睿想着只是开个玩笑,他记得高见只听过一次。
“Her eyes, her eyes,make the stars look like they're not shining…”李睿没想到的是高见认真注视着自己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唱着,“…When i see your face,there's not a thing that i would change…”
似乎有什么东西毫不犹豫地刺进了自己心里,又酸又涩,又苦又甜。这种感觉,是高见带给自己的,还是从前的所有?
“…Cause girl you're amazing,just the way you are.”李睿应着高见的节奏喃喃出最后一句,曾经有过一个女孩,这么专注地给自己唱歌,自己因为五音不全也只是哼出来几句意思意思。
李睿有点失神,快乐苦闷一起向自己涌来,好像马上就要陷入回忆的漩涡无法脱身。
“你怎么了?”发现李睿反应不太对劲,高见抓着李睿的手紧了紧。
隔着衣服紧贴着自己的温度才是现实,李睿掩饰般地眨眨眼睛,“想起来…以前的一些事情。”
“…哦…”高见若有所思,觉得李睿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很快转移了话题,“睿哥睿哥!我唱得好听不好听?”
李睿觉得高见此刻就像一个孩子在向妈妈讨要肯定与奖励一样,就差满地打滚了。
“不错。”李睿象征性地鼓鼓掌,“你以前听过这首歌?”
高见得到李睿的赞美,原地跳起舞来,好像自己得了格莱美,“这个歌好早了,我以前就会唱!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天!才!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高见浮夸的反应震住了,李睿情不自禁笑了起来,“怎么像个没长大的小孩似的…”
路灯的光映在李睿的眼睛里,淡淡的微笑被月光刻画得愈加温柔。高见见李睿好几次,从没有看到过李睿发自内心地笑。
他情不自禁地贴近李睿,甚至能感受到对方被自己突然靠近扰乱的呼吸。
“你笑起来真好看。”
————————————————
向南在陌生的床上翻来翻去,自暴自弃地看了眼时间:12:53。
他刚才听见门锁开的声音,差点跳下床去门口迎接,穿上拖鞋才意识到自己早已不在孟晓骏的家里——是高见下班回来了。
高见走之前不放心地唠叨了一句让向南早点睡,他居然真的不到11点就关掉电脑,砸进床里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
每夜的等待已经成为了向南根深蒂固的习惯,不用顾虑上班迟到的问题,他总是等到凌晨2、3点才入眠。
都这时候了,还等谁呢?等高见?算了吧…向南抓抓头发,强迫自己赶快睡着。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久违的“咔嚓”声惊醒了向南。他睡得并不安稳,耳边好像一直有人在不停地念叨,开门声似乎变成了一根稻草,把向南从混沌的梦境里拉出。
他在那一刻真的以为,孟晓骏回家了。
————————————————
“?”
高见在进到家里的时候听见向南的屋子里传来了声响。
这货还没睡?高见望了一眼墙上的时钟:12:53。
不是说过让他早点睡了吗?高见回到自己的卧室把衣服和包放下,轻手轻脚地停在向南屋子门前,慢慢打开门。
屋里没有开灯,电脑什么的也都放在桌上,高见琢磨着是向南翻身动静大了些,刚准备关门去洗漱睡觉,就听到向南懒懒地问:“回来啦?”
“tua!!!”高见被吓得撞到了门上,“啊好疼!你吓死我了!…还没睡啊?!”
“睡不着。”向南干脆坐起来,把台灯打开,“你不是12点就做完节目了吗?怎么快这会儿才回来?”
高见揉着被撞疼的胳膊,如实说道:“我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碰见李睿了,然后我们俩聊了一会儿——”
“What!?”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又没做什么坏事。”高见甩甩手。
向南不知道自己的朋友什么时候和李睿这么熟了。
他们俩认识…也就是在两三天前?以前听孟…晓骏谈起他的发小,评价李睿可是个“生人勿近”的角色啊…这种人怎么会跟高见这个自来熟有话说?
看着向南发愣,高见打了个哈欠,“你睡不着但我快困死了…不聊了我得去睡觉了…今晚感觉做了3个小时的节目似的。”对嘛,跟李睿聊天也相当于帮助听众——虽然并不是听众——解决情感——也不算是情感——问题,况且自己还唱歌了!“你别睡太晚啊!会降低智商的!早晚变成猪!”
“行了行了,你去睡吧!”从第一次认识高见,向南就发现他跟“猪”很有缘,损人从不用新兴词汇,一句“你是猪吗”横贯了自己的学生时代,直到毕业这么久了高见还在用这句话损自己,一直没变。
高见也一直都没有变过,对除了家务以外的事情一样的懒散,一样的大大咧咧,一样的唠叨…似乎高见从不会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改变自己的什么,这样多好啊,不像自己,会因为一个人颠覆以前所有的习惯。
偏偏在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的时候,那个人把自己推开了。
他想他的心里大概是恨孟晓骏的吧,恨他不把自己留下,恨他以为他没有给自己应有的幸福。
可向南却恨不起来。
他忘不了当孟晓骏看到生病的自己时的自责,被自己厉声质问后的无奈与失落,那晚颤抖着声音的话语…
可能,可能一开始,自己和孟晓骏的遇见就是个错误吧。
你看,你自己说得都不确定呢。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清晰地响起。
1:01。
向南关掉台灯侧身向着床中间躺下,他闭上眼,重新陷入纷乱的梦境中。
————————————————
仍然习惯性地回到家,入眼处一片黑暗,孟晓骏再没有听到熟悉的声音。
他是走了,不在这里了。
孟晓骏在睡前看到了时间——1:01。如果他在家…这时候肯定还是没睡等自己回来吧。
现在的你…还是这样吗?
他依旧睡在床的一边,另一边的枕头没有撤走,还为某人空白。













评论(2)
热度(9)

© 纯正的小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