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正的小叶子

但求今日青山独往。

【伊辛】余生(1)

对不起我有罪
我拆cp了
但我发誓就这一对!!!!
刷完烈日灼心真心喜欢这一对,里面的超哥太受了嘤嘤嘤!
于是就这么不负责任地开始写了[手动再见
希望给他们一个HE的结局吧
以上↑



正文

辛小丰醒过来的时候喉咙大疼,眼睛干涩得眼前一片模糊。

我还活着。

辛小丰用力从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醒了?”

“……”

辛小丰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尾巴呢?”

“…她很好,小夏在照顾他。”

“阿道他…”

“跟你一样,也在小夏那儿。老陈跳海了,渔民把他救上来了,不用担心。”

“……”辛小丰闭上眼睛。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救你吗?”伊谷春抿起嘴。

“你不该救我。”他现在浑身还泛着酸痛,不想再说些什么。

这种感觉,就是苟活于世。

现在连死也由不得自己了。


伊谷春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不可名状的怒火,但他无处可发泄。

“这不是钱的问题。”他对那个台湾人说。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打破了心里的禁忌,也许是在那个下午,窗边纠缠的两个身影连带着刺眼的阳光灼伤了他的眼睛。也许是在那天高高的平台上,辛小丰紧紧地抓着自己,他有种错觉,如果自己掉下去,也许他也会跟着跳下去。也许是在监狱探视的那天,他说以后再也见不到面了。

他从桌子上倒了杯水,“你已经睡了三天了,喝点水。”

他把辛小丰扶起来,对方现在暂时还用不上太多劲儿,使力只能靠着伊谷春。

说句实话,伊谷春在决定用药前,挣扎了很久。这种能让人假死的药在现代还没有完善,万一没用好…可他知道,辛小丰和杨自道不是水库惨案的真正凶手。那么多次直觉都是正确的,这次他也肯定没错。

他更知道,辛小丰不该死。

喝完水辛小丰又睡了过去。这种药的副作用很大,在人第一次醒过来之后药效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过去。

辛小丰这一觉睡的时间很长,几乎又是一天,中间不断地冒出冷汗。而在他的梦里,反反复复出现的,只有自己临死前那种痛苦的感觉。

他睡得头疼,却又醒不来,好像很久都没有睡得这么安稳过了。临死前的感觉本该是浑身发冷的,可现在他却感觉到身上有火在灼烧着自己,原本喝过水舒服了很多的嗓子又开始撕裂般地疼,连呼出来一口气都要费很大的力气,燥热的气息笼罩在鼻间,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辛小丰在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想,说不定这回,真的可以解脱了。

伊谷春看着手中显示39°8的温度计,耐着性子把包着冰块的毛巾敷到辛小丰额头上。

医生在用药前就交待过他,患者在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按照平时措施处理就行,不会有太过严重的副作用产生。

可辛小丰在第一次醒过来没多久就发起了高烧,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带着灼人的温度。

伊谷春第一次在除了出任务以外的情况下产生了按捺不住的忧虑。

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把人救回来,他绝不允许自己办的事情有任何的差错。

他也绝不允许辛小丰死。就像从前他不允许他辞职一样。

但是这次,他会更决绝。


药进入身体的时候像无数把刀割接五脏六腑,而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再一次席卷着他,他喘着粗气从沉睡中惊醒,想要动弹却手脚乏力。

他用仅剩的力气转了转头,看见伊谷春靠着床头睡着,桌子上的闹钟显示着八点多。屋子里没有开灯,只有月亮洒下的光照亮一部分地方。

他又睡了这么长时间。

也许,就这么死掉也很好,没有痛苦,无声无息。

可是伊谷春不让他死,又是为了什么?

可能他永远都不会懂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死是解脱,生才是一种痛苦。

他知道伊谷春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只看一眼就敢拔枪。他记得他曾经对他说话,他是个好警察。那就暂且认为这是他的目的吧。

等他彻底恢复了,他就会离开。

这个世界不应该存在辛小丰这个人,也许他会继续活着,也许他会寻求解脱。

但无论如何,他不应该留在这个地方。

烧好像退得差不多了,辛小丰动了动自己的胳膊和腿,总算有了点力气。他掀开身上厚厚的被子,挪动了一下身子坐起来,踩稳地板后撑着床站起来,可还没过一秒他就重重地栽了下去。

声音惊醒了伊谷春,他挣开眼睛就看到辛小丰用尽力气想要从地上起来,“你在干什么!知不知道你还在发烧!”

听到伊谷春的怒吼,辛小丰索性放弃了站起来,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是不是想死!”看辛小丰没有任何反应,伊谷春更加恼怒。

他好像很久都没有过这样的怒火了。

“也许吧。”辛小丰的语气满是无所谓。

“妈的!”伊谷春揪住辛小丰的衣领把他拽起来,盯着他的眼睛。

他以前也这样和他对视过。在每次出任务的时候,除了手势,其余只能靠眼神交流。那个时候的辛小丰,眼睛里有股冲劲儿,事实上,他每次的行动也都是这样,这样不要命。

“头儿。”

“…”好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个称呼了,伊谷春手上的劲儿松了点,没想到辛小丰没撑住,直接往前倒在了自己身上。

他听到对方趴在他的肩头,似乎是笑着说出来的:“你要想揍我,就揍吧,万一以后没机会了,不就枉费你救我一次了。”

辛小丰的确是在笑,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突然一滞,紧接着他就被紧紧抓住,一拳直接落在了他的脸上。

“你还想接着打吗?”辛小丰用尽力气站稳,看着面前已经乱了呼吸的伊谷春,眼中满是戏谑。他本想再撑着站一会儿,等到对方的下一拳再次落下,可他的眼前一阵眩晕,喉咙里有什么温热的液体在涌动,辛小丰晃了晃,直直地朝地面倒去。

“你!”伊谷春还没来得及骂出口,他伸出手接住对方下落的身体,被惯性带着坐到地上。

“…呵,我这条命,”辛小丰看了一眼伊谷春,红色的液体从他的嘴角流出,“就当…赔给你的了。”他勾起嘴角不屑地笑了一声,沉沉地闭上眼睛。

伊谷春清楚地感觉到辛小丰变了。

他不再是那个平时沉默不语的辛小丰了,有什么气都是自己憋着,现在的他不知哪儿来这么一股倔劲儿,不把自己折腾死不放弃。

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活下去?

伊谷春把辛小丰抱到床上,短短几天的时间他瘦了很多,架在身上也没有从前那个重量了。他以前就时不时留意对方的脸,很多时候都是在烈日下,阳光把他的侧脸打磨出一条坚毅的曲线。

而现在惨白的月光只有惨白的月光,把辛小丰衬得更加不堪一击。他拿毛巾擦掉对方嘴边的血,手触碰到他的皮肤,那股本来消失一些的灼热感又爬了上来。

他拨通了医生的电话,手撑在阳台的栏杆上。

除了忧虑和怒火,他知道,现在的他,还怕辛小丰死。

TBC

然而对他俩的性格并没有把握得很好…
但我就是想写没办法啊[摔

评论(21)
热度(31)

© 纯正的小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