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树/粤澍】看月亮爬上来

大家好,我的百年抗战开始了:)

大学AU,除月树外会有其他几对cp出现ww

题目跟文没有什么关系【你

以及!注意!是月树!月树!月树!

作为高二狗对大学生活不了解,欢迎捉虫QAQ

就这样↑



正文



9月的S大很热闹,大一的新生拉着行李箱陆陆续续地走进学校。彭楚粤呼吸着南方潮湿的空气,背着包正正帽檐大步朝自己的宿舍走去。

他本来在北方上大学,爸妈自从他考上大学之后就去了美国,彭楚粤大一结束,两个人暑假回来看儿子才发现北方空气污染太严重环境也不好,硬是把彭楚粤转到了南方的S大。

因为大二有学生换了专业,所以学校重新调整了宿舍分配。S大在住宿方面对学生还是有福利的,两人一间很宽敞。彭楚粤的室友叫陈泽希,跟他一个专业,以前在这儿住的那个男生转去别的系了,正巧多出一张床。

陈泽希很热情地帮他搬了行李,两个人聊了几句就熟络了,一块去吃了个午饭。

回到宿舍后彭楚粤给他的一个小师弟打电话。他的这个师弟其实跟他一届,在高中的时候因为合唱团认识,彭楚粤进社团比他早,所以他就一直把彭楚粤当师哥,只不过高考的时候他直接考到了S大。

“哇彭楚粤你到啦!叔叔阿姨这效率挺高的嘛…今天社团在准备招新没去接你哈!为了补偿你咱晚上一块去吃饭,你有空没?”

“有空啊,哎嘉成,别忘了叫上嘉诚一起。”彭楚粤的师弟叫伍嘉成,典型话唠,你说一句他回十句那种。伍嘉成是他们学校一个音乐社的社长,他有个搭档叫谷嘉诚,听他吐槽是小面瘫,不管干什么表情都不带变。当时听到谷嘉诚名字的时候彭楚粤还说你俩名字这么有缘在一起得了,他发誓他的预言从来没这么准过。

“OK啦!——哎老谷你在干什么啊!去帮忙啦!呀彭楚粤我先挂电话!等会儿给你地址!”

彭楚粤听着伍嘉成对谷嘉诚不停地唠叨,笑着放下手机。

下午没什么事,明天才正式开学,陈泽希知道彭楚粤是转校生,所以带他去校园里转转。

S大很漂亮,道路两旁的树郁郁葱葱,他给彭楚粤介绍了学校的基本布局,又带他去后湖看了看。

当两个人走过路口的时候一个男生突然跑了过来直接撞到了陈泽希身上,陈泽希没事,倒是那个男生被撞得坐到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没事。”陈泽希把男生拉起来, 帮他拍了拍身上的灰,“走路小心点。”

“那个学长…我找不到大一宿舍了。”男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能告诉我吗?”

“你往那边直走,3号楼就是。”

“谢谢学长!学长再见!”男生招了招手,背着大大的背包飞速朝着指的方向跑去。

彭楚粤调侃陈泽希一脸邪恶把小学弟吓得不轻,陈泽希还在想刚才那个男生好像长得挺可爱的。

两个人互损的时候伍嘉成来了短信,地点定在学校外面的饭馆,彭楚粤想了想也把陈泽希给拉上了。

陈泽希是舞蹈协会的,大一在艺术节跟音乐社有过不少合作,彭楚粤也是才知道原来伍嘉成谷嘉诚跟陈泽希都认识。

“哇塞彭楚粤你是不知道,陈泽希简直太能跳了!秒杀我们社一群妹子!他还指导过我们好几次!但是老谷这家伙就是懒得练…”伍嘉成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对啊,说的就是你啊!”

“楚粤,明天所有社团会在全校招新,你要不要去看看?”陈泽希很无奈地看着伍嘉成又开启了日常唠叨模式。

“可以啊。咱们学校还有哪些社团?”

“他们的黑白音乐社和我们舞蹈协会你知道了,还有福尔摩斯推理社,星空文学社,棠棣辩论社…哦!还有留影话剧社!几乎全校女生都想进的社团!”

“哎对啊!彭楚粤你不是说你大一的时候就有进话剧社吗?”伍嘉成问。

彭楚粤点点头。

“那明天就去看看!”陈泽希拍手决定,“我又觉得今年该留影话剧社招人最多了…去年就是,他们社长往那儿一站都有无数妹子围上去。”

“社长长得很帅?”

“你是不知道社长肖战!简直长得惨绝人寰!”

“不要乱用成语。”谷嘉诚难得开口,“如果你还记得你上回说的佳偶天成的话。”





第二天校园里人声鼎沸,学校专门清空了一条路让社团做宣传,还有社员在路上发宣传单,远远望去人山人海。

伍嘉成谷嘉诚因为做宣传早早就到了,陈泽希被舞蹈社叫去帮忙,所以只有彭楚粤一个人去看社团招新。

在路上走的时候有人给他塞了一张宣传单,一看,正好是他们说的那个话剧社。

他想起来伍嘉成对他说找女生最多的地方就能找到,他表情僵硬地看了看面前围成山的女生,又看了看旁边话剧社的宣传板,感叹道这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

等到他被一群女生推搡着到前面的时候,看到了他们说的社长肖战,正在一脸温柔地帮女生拿表格并且嘱咐她们小心点,彭楚粤想他好像听见了女生咽口水的声音。

其实过来询问的男生也不少,不过都是填完表格就走了,剩下的女生大部分在问肖战的手机号和qq号,要么就是宿舍在哪儿什么专业。

他站在那儿愣了一会儿,在想要不要也问点问题什么的,这个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一张表格。

“需要吗?”

给他表格的那个男生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干干净净的,是现在很多女生都喜欢的类型。大概是因为今天是个晴天的关系,彭楚粤总觉得对方身上带着阳光的气息。他愣是盯了对方一会儿才把表格接过来,在部分分类里在“演员部”上打了个勾,飞快地填完交给那个男生说了谢谢就离开了。

他能感觉到自己在填表格的时候对方一直在打量他,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生长得很清秀。

唔…如果能进去的话,大概能碰见吧。

彭楚粤又随便转了转找到了黑白音乐社和舞协,两个社团的摊位挨在一起。

“你去留影那儿看过啦?”伍嘉成坐在摊位旁的椅子上。

“填了个表,交上去了。不过那儿女生真的太多了,我觉得我不一定能被选上。”

“不用担心,我听几个话剧社的人说今年主要招男生,好像是找搭档什么的。”陈泽希安慰他。

“唔我突然想起来,我刚才在那儿看见他们社长了,不过你知道演员部部长是谁吗?”

“部长叫白澍,大二的,还是学生会主席,挺厉害的。”说到这儿,伍嘉成瘪了瘪嘴,“不过我不太喜欢他。”

“为什么?”

“他特别清高诶!都不怎么理人!”伍嘉成气鼓鼓的,露出小虎牙,“反正我就是不怎么喜欢他。”

陈泽希刚想再说几句就被他们社团的人叫走说这有个大一新生咨询,他一过去就愣了。

——那个新生就是昨天被他撞倒然后问路的男生。

彭楚粤看这两个人聊得特别投机,那个小学弟笑起来很可爱。聊了一会儿陈泽希去跟社长说了几句,看到两人脸上的表情彭楚粤估计这是直接让这个小学弟进他们社团了。

“太巧了。”陈泽希拍拍手回来,彭楚粤有些调侃地说。

“你看到他了?”

“当然。”

“他以前学过民族舞,形象又好,社长也挺满意,连面试都省了。”

“叫什么名字?”

“夏之光,跟咱们一个系的。”

上午的招新结束已经过了12点,下午还得继续,四个人商量着去食堂解决午饭的问题。

吃完饭除了彭楚粤以外的三个人又要回去忙,伍嘉成叹气说今年的学生格外热情,已经收到几百份报名表了。

彭楚粤闲着没事,说要回宿舍,引来了其他三人的一致鄙视。

他回到宿舍,爸妈要跟他视频通话,无非是问一问自己儿子到新环境适应不适应。

“在这儿挺好的,室友人也很好,今天刚去一个话剧社那儿报了名,不知道能不能进。”

“哎呀肯定没问题的,你就别担心了!哎楚粤啊,我们旁边又搬来一家,今天一聊天才知道他们俩的儿子也在S大,还跟你一届。”

彭楚粤对这事不太关心,就算是一届能不能碰见还不一定,再说周围认识的这几个也没有父母在美国的,不过自己爸妈能在异国他乡交个朋友也不错。他又跟爸妈聊了一会儿,告诉他们放心,就挂了电话。

他躺到床上看书,昨天被陈泽希知道了他还有这个爱好的时候,陈泽希感叹道他已经快过上了老年人的生活。

正在看书的时候彭楚粤突然收到了短信,通知他明天下午五点去参加第一次面试。

“到时候我去给你加油,用我的气势震撼他们。”陈泽希忙完回来,开始给彭楚粤出主意。

“行了吧,就你的形象都把考官吓跑了。哟?”彭楚粤伸过头看了一眼陈泽希的手机屏幕,“在跟那个小学弟聊天?”

“他找我问社里的情况…你看你笑的!”

彭楚粤意味深长地咂咂嘴,开始思考明天一面的事情。



TBC
















社团名字就憋吐槽了(ಥ_ಥ)  








我是个取名废(ಥ_ಥ)  

评论(31)
热度(30)

© 奶糕的小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