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澍】对视困难症(to叶砸❤)

我只想陪着他们两个人走很久很久❤❤❤感谢所有人❤❤❤

平底锅:

给叶砸 @小叶子 的赠文,拖了将近二十天真的很抱歉QAQ


生日那天,你写了【月树/粤澍】对视三分钟 做生贺,于是我写了这篇有些乱来的姊妹文送给你ww


谢谢你,不是你我也不会遇见他们


谢谢你,未来也要一直走下去


学习生活都要加油,笔芯❤




OOC预警




如果这样都没问题……↓








对视困难症




彭楚粤发现自己似乎有毛病。


肖战在啃薯片,盯着手机头也不抬道:“不是似乎,你确实有。”


彭楚粤抓住肖战的衣服一阵乱晃。


“你认真听我讲!!!!”


“好好好 ,停!欢欢!要掉了!别晃了,吃的要掉——”


啪哒。


“啊。”


肖战捡起地上的半片薯片,盯着看了好久,再抬头的时候,已然换上标准冷漠脸。


“对不起。”自知触犯了风纪委员逆鳞的欢欢同学诚恳地道歉。


“快说。”


“我发现我有病。”还是和刚刚一样的开场白。


“我知道,”肖战面无表情,“例如刚才又犯了。”


彭楚粤深呼吸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我觉得我最近新患了一种病,”想了想又补充道,“挺严重的。”


他左看看右看看,确认周围没有人后,凑到肖战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


“……哈?”




“OK大家辛苦了,先休息十五分钟。”


老师话音刚落,所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这两天训练强度太大,肖战膝盖又有些疼起来,脸上的红疹子也还没好,整个人都怏怏的,一听到有休息时间,二话不说就往场边走去。


早就跑到墙角坐下的夏之光举着一颗糖问他。“要吃吗?”


肖战揉了揉小孩儿的头毛,“你留着吃吧,别被老师看到,你知道她不喜欢有人在练功房里吃东西。”


“老师现在忙着呢,没工夫看我。”夏之光吐了吐舌头,“我会把包装纸收好的。”


肖战拿这家伙没办法,“行行行,光哥,被老师骂了可别来我这儿哭。”


“不会哭的,我长大了呢。”


你要是真长大了就不会在这儿偷吃好吧?


肖战虽然心里吐槽,却还是挨着小孩坐下,用自己的身体尽可能挡住其他人的视线。


不过他很快发现夏之光说的没错,老师压根没往他们这儿看哪怕一眼。


场中,白澍还在扣一个蹲起接转身的动作,他做了好多次仍然是揪着眉头,想必是来自摩羯座的严谨强迫症又犯了。


如果是这样就算了,肖战远远望着杵在边上一脸担忧的彭楚粤,忽然感到了难言的微妙。


从肖战的角度望去,他们的队长正侧身站着,神色十分纠结。他时不时说一两句话,再跟着重复动作,有好几次都想上去帮忙纠正,手都伸出去了,却又半途收了回来。


“光光,”肖战用手臂撞了撞身边含着糖发呆的夏之光,“你看那边。”


小孩儿看向场中,“怎么啦?”


“你没觉得有哪儿不对吗?”


夏之光连忙正色眯眼,仔细的观察起来,还歪头晃脑着,仿佛这样就能看出什么不一样似的。


肖战一看他这模样就完全不指望了,没料到才过了几秒,夏之光突然兴奋地叫了起来:“我知道了!”


肖战愣住了,他居然都看出来了?


夏之光像发现了宝藏一样,蹦起来比划道,“你看澍苗苗,最后抬手的那个动作位置低了一个拳头的高度,然后脚起来慢了四分之一拍,所以看起来有点怪。”


“……”


“对就是这样!我去跟他说一下。”


小孩儿压根没给人反应的时间,撒腿就跑了过去。


肖战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太高估一个十六岁孩子的眼力见了。


夏之光跑过去之后,和老师说了两句话,得到许可后干脆利落一气呵成地做了一遍标准动作,白澍也照样模仿起来,做到一半又被喊停,直到夏之光帮他摆准了位置,才完成了整个流程,小孩儿和老师鼓起掌,白澍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一切都很好,很和谐。


除了边上杵着的那位同志。


彭楚粤你干嘛呢?!


肖战很想这么吼一声把发呆的人叫醒。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他简直要被每次都在关键时刻懵逼的队长气死。


你笑一笑也好啊!夸两句也好啊!像平时似的傲娇一下也行啊!愣着算什么啊!


然而,才几秒钟场中的局势又发生了变化,白澍忽然喊了彭楚粤一声。


肖战心头一喜,好机会啊,欢欢加油!


就见彭楚粤看向白澍,扯出一个不怎么自然的笑容,才说了两句话不到,他又转开眼看向边上,嘴上还是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可看天看地就是不看白老师。


……这人没救了,鉴定完毕。


肖战叹息捂脸,回想起了数日前某人紧张兮兮凑到他耳边说的话——




“我发现啊,我最近没法和白澍对视,一对视我就……”


“哈?”肖战盯着眼前的人,“你就怎样?”


彭楚粤看着肖战的眼睛,眨了眨,“就会紧张。”


“……”


补充一个前提条件,那会儿肖战和彭楚粤还没有熟到现在的地步,至少当时肖战心中还没建立起完整的彭楚粤人格体系,所以当时他被这前所未见的羞涩模样震惊到了。


“之前不都好好的吗?你忘了一把火的时候你们……”


彭楚粤瘪嘴,“那时候可以的,现在不行了。”


“才过了两周不到啊?!”


欢欢同学苦了张脸,“所以说是病嘛。”




时光流逝。


这会儿,彭楚粤又躺在床上,第无数次问天问大地。


“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行呢?”


如果说第一次彭楚粤提起这事儿时他还是早期病症患者,那现在应该是病入膏肓可以准备后事了吧?


肖战心里想,手上拿着尖叫鸡,时不时按个两下,认真思考了好久要怎么开口,“彭楚粤,你是不是心虚啊。”


彭楚粤翻了个身侧躺着,撑着脑袋看向肖战,“什么意思?”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你心虚所以才不敢咯。”


彭楚粤不服气,“我没有。”


肖战放下红队吉祥物,走到彭楚粤床边蹲下,指了指自己,“那你看着我。”


彭楚粤仰起脑袋,大大方方地看着不到三十厘米外肖战的眼睛。


“有感觉不舒服吗?”


“没有。”


“真的?”


“嗯。”


“那什么,澍,你过来一下。”


“……?!”


彭楚粤吓得浑身汗毛竖起,一扭头才看见门口的白老师,他觉得自己心脏病都要犯了。


“你们在干嘛?”白澍倚着门板嚼着零食,口齿不清地道。


什么时候来的!彭楚粤比嘴型问。


肖战撇了撇嘴:我也不知道。


白澍已经走了过来,看了看俩人现在的状态,开玩笑道:“我是不是出现的不是时候啊?”


生怕白澍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东西的彭楚粤下意识想回答“是”,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要是这会儿真把这个字说出口了他能后悔一辈子。


“没有,来的刚好,我们找你呢。”笑眯眯的肖战一把将白澍拉过来,压着他的肩膀让他蹲下,“欢欢有事情和你说。”


What the...!


彭楚粤目瞪口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正对上白老师写着疑惑的眼睛。


肖战我记住你了!!!


换了一个人,还是三十厘米的距离,彭楚粤的心脏却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他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


“粤粤,什么事儿?”


嘿,冷静下来……眼睛好亮……彭楚粤,你可以的,快想个理由出来……很好看……不然太尴尬了!尴尬啊!快点啊!……真的很好看……彭!楚!粤!


他一个激灵,再反应过来时,眼神又已经不自觉地躲闪开去。


“我、我想吃pocky。”


“啊?”


彭楚粤话音刚落自己都惊了。我靠,我刚刚说了什么东西!


白澍看了一眼手里的盒子,抹茶慕斯口味,还剩最后一根,他略一犹豫,还是用手指捻起饼干的部分,挨到彭楚粤嘴边。


“吃吧。”


彭楚粤着了魔似的,愣愣地盯着眼前的饼干,缓缓张开嘴,一口咬下去,咔嚓……咬了个空。


再回过神来时,面前的人正吧唧着嘴儿,手里拿着仅剩半根的pocky,面上尽是得逞的笑意。


“想吃就自己去拿,懒成这样,啧。”


白澍顺势将后半截塞进嘴里,舔了舔嘴唇,冲着他嘿嘿一笑,然后一溜烟跑了。


“……”


围观了全过程的肖战真的是恨铁不成钢。


刚从懵逼状态回过神来的彭楚粤看向床边的人,“战……”


“想吃零食啊?自己去拿吧!”肖战说罢瞪了这货一眼,也转身走了,走前不忘顺走自个床上的尖叫鸡。


欢欢发自内心感到委屈。


没吃到pocky,还怪我咯?




偷偷说,彭楚粤一直都觉得,白澍的眼睛很好看。


这个“一直”早到什么程度呢?


在空气带着燥热与不安的夏天里,训练营全员集合的第一天,情况介绍完毕后立刻分组上课,赶场的间隙里他匆匆忙忙上了个厕所,出来的时候正撞上一个往里冲的黄毛小子,然后隔着过长的刘海看到了那双眼睛。


这个场景真是有够low,他每每回想都很想吐槽这一点。


可是啊,眼里闪烁的星星不会因为毁气氛的冲水声而熄灭啊,对不对?


虽然碰过面,也有自我介绍环节,但那会儿彭楚粤还记不清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很长一段时间后才知道他叫白树,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得知这个“shu”不是一棵树的树,而是及时雨的那个澍。


鉴于两人当时没交集到这种程度,彭楚粤没想过会与白澍共同走过更长的一段时间也是情有可原的。


第一期节目彩排时,彭楚粤在后台见到穿着白衬衣顶着乖巧发型的的某人时险些以为哪个高中生混了进来,还是校草级别的那种,直到又一次视线相对,他才回忆起他所知道的关于此人的为数不多的东西。


……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后来,意料之外分到了同一组,自然而然有了更多机会见到那双眼睛。


开始时舞蹈老师让两人多些眼神交流,他总觉得哪里别扭,心里老大不情愿,却又被对方主动挑衅的目光激起了好胜欲。他俩训练与其说是准备表演更像是在对戏,不由自主地被带入了剧情中,原本还有些放不开的情绪被渐渐引导出来。


他以为他已经适应了不同于别组的训练节奏,直到撞上小鹿似的眼神的那个瞬间,心脏被猛地揪紧。那感觉太过强烈,强烈到根本没法欺骗自己。


也就是那之后没多久,彭楚粤发现他的视线开始不自主的飘向某人,却又矛盾地闪躲对方的目光,无论那道视线是有意还是无意,漫无目的亦或是带着探寻意味,克制不住的避让是那么的莫名其妙,让人心慌。


肖战的加入使得危急境况稍得缓和,当然,站在纠结中心的彭楚粤仍然没有找到根治的良方。


“你试试不要逃避,看看坚持下去会发生什么,反正肯定不会死。”肖战一本正经地提议,“这叫以毒攻毒。”


以毒攻毒什么鬼。


彭楚粤回了他一个白眼。


呵,他又不是真傻,怎么可能会作死?




少奶奶单手叉腰,一手指着场上搞小动作的两人,命令道:“要不然你跟粤粤对视吧,对视三十秒得了。”


彭楚粤一晃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大脑已经无意识的下达指令抬头看向了撑着桌子一脸无奈的白澍。


对视……?还三十秒?!


少奶奶!!!!!


然而都到这份上了,不硬着头皮上还能怎样。


三十秒。


彭楚粤只好屏息凝神,一边维持面上的平静,一边用力死盯着白澍,同时放空了自己的大脑,他想反正三十秒很快就过去了,大概也就发个呆或者唱段副歌的时间,真的很快的。


二十八秒。


彭楚粤耍了个小聪明,视线的焦点转向白澍的眉心,好像在对视事实上并没有,他松了口气,感觉压力不那么大了。


二十秒。


大概是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太过呆滞?


好吧,彭楚粤不懂白澍怎么就忽然冲他挤眉弄眼起来,然而他也特没出息的被逗乐了,这同时意味着转移焦点大法失败,弯弯笑眼真正占据了他的全部视线。


彭楚粤觉得自己一脚踩进了湖里。


而他又忘了怎么游泳。


十九秒。


要完要完要完要完要完。


这两个字在彭楚粤脑内飞快的无限循环。


十七秒。


坚持不下去的彭楚粤决定反击,于是他也学着白澍的样子挑眉做鬼脸。


这似乎挺有点用处,至少他没觉得那么尴尬了。


十二秒。


然而只是“似乎”。


白澍的眼睛眸光透亮,此时正好明明白白倒映着他伪装出的镇定自如。


天哪!能不能快一点!


彭楚粤在心里尖叫。


九秒。


少奶奶开始倒计时,彭楚粤终于坚持不住悄悄垂下了眼。


他知道白澍还在看着自己,他知道他的表现异常得太过明显,他知道敏锐如白澍肯定会发现他的迟疑躲闪,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是啊,白澍是谁,他什么都知道。


三,二,一。


时间到。


彭楚粤趁着所有人不备开始折腾那可怜巴巴的半成品圣诞树,然而才来得及拿起丝带就被少奶奶抓了个正着,一群人立刻哄吵着要他回去,连被帮忙的人都不住地重复“冷静,冷静”。他死皮赖脸给自己加了半分钟的戏,最终还是被黑衣人大哥强行拖下了场。


呼。


坐下之后彭楚粤总算松了口气,拿起橙子忍不住悄悄望向场中持续懵逼脸的某人,谁料两人有心电感应似的,白澍也转过来看向他,他一个激灵又赶紧低头扒起了橙子。


毫无出息可言。


同时彭楚粤隐约感觉到,大概有些事必须得搬到台面上来好好谈一谈了。




事实证明,彭楚粤的预感还是相当准的,只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当晚从少年频道回来后,他们又追加了一节舞蹈课。两个小时的直播紧接着训练,结束后所有人都累的不想动弹,重度洁癖的队长威逼利诱总算把所有人都轰去了洗澡,而当他最后一个走进淋浴间,刚脱掉衣服准备洗掉满身疲惫的时候,恰一转身看见矮门外的人,吓得差点把手里的喷头砸过去。


“你、你想干嘛?!”彭楚粤下意识捂着胸前做出谜之自卫姿势。


白澍的声音十分平静,甚至平静得异常,“你把门打开。”


彭楚粤坚决摇头,“我不要!”


意外的,白澍也没再坚持,只是轻描淡写地道:“陈泽希说他刚才在这个单间洗的澡,水龙头坏了不出热水,让我来提醒你一下,换一间洗。”


“……真的假的?”队长有些迟疑。在少年城堡住了这么多天,放不出热水这种事儿可从没听说过。


白澍鄙视地瞥他一眼,“大哥,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


彭楚粤垂眼咬着下唇想了想,实在没能想出什么破绽,于是捞起自己的衣服和洗发液,打开了门锁。


然而就在下一秒,一股大力将彭楚粤狠狠撞在了浴室的瓷砖上。


是白澍。他在那一瞬间挤进了浴室的隔间按住了他的肩,不容分说地进行了一次壁咚——说真的认识了这么月,白澍从没在他面前展现出过如此惊人的速度。


手一松,喷头哐当砸到地上,没有人理睬。


彭楚粤看着那张脸越贴越近,熟悉的双眼里带着得逞的笑意,心跳漏了一二三四整整一个小节的拍。


“别动,这是全宿舍摄像头唯一拍不到的地方。”白澍压低了声音,“彭楚粤,看着我。”


“澍,你别……”


“我要你看着我。”


四目相对,这回再也没有逃避的余地。


彭楚粤咽了口唾沫,没敢闭眼睛。


白澍也睁着眼,一寸一寸,将两人的距离缩短至零。


湖光与潭色在横竖不过半尺的狭小空间内重合,细碎的星屑洒落在他与他的眼里。




“所以,到底为什么呢?”


很久以后,某人又纠结起了当初没闹明白的问题。


另一人看着他,眼里满满的嫌弃,和一点点他能读懂的喜欢心情。


“因为你傻啊。”




End.






*湖光,潭色:见之前提过的“湖与深潭




再次给叶砸笔芯❤因为拖拖拉拉写了很久,很多地方思维跳跃,但希望你能喜欢QAQ


估计有虫,明天捉【喂


以及下一回肯定更喵文,不然对不起我们@WaitWhat 治愈天使宝宝的图啊啊啊



评论(1)
热度(109)

© 纯正的小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