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正的小叶子

但求今日青山独往。

【月树/粤澍】同居三十题(1)

啊,我回来了_(:з」∠)_
相信我,我还在坑里顽强地待着www
甜哭人的同居小日常,希望大家补药嫌弃我没脑洞嘤嘤嘤
大概…分五发完结…?
以上↑



正文


1.相拥入眠

白澍排练完话剧已经是凌晨,回到家的时候玄关和卧室都还有盏小灯亮着,彭楚粤已经睡着了。

他想起来彭楚粤万年不变的洁癖,本想一步跨到床边的腿又不满地收了回来。

“澍?”彭楚粤听到声音,睁开眼睛。

“我去洗个澡,你先睡。”

“别洗了,太晚了,明天再说。”彭楚粤下床把走到浴室门口的白澍拉回来。

“你不是有洁癖吗…”白澍被彭楚粤摁到床上,被子盖过两人。温暖总是让困意来得特别快,白澍往彭楚粤怀里钻了钻,在沉睡前的那一瞬间感到一双手臂紧紧地揽住自己。

次日早晨。

“白澍!!!!你给我起来!!!”彭楚粤在床边跳脚。

“不要…再让我睡会儿…”白澍把自己的头蒙进被子里。

“你又是不洗澡就睡觉了!!!!!起来给我洗澡!!!!”

白澍在被窝里翻了个白眼,呵呵,昨晚是谁让我去睡觉的。


2.外出购物

两个人都闲下来待在家里,白澍思来想去准备自己做饭,然而食材不够还要出去采购。

白澍列了长长的清单,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彭楚粤。

“不行。”彭楚粤一口回绝,悲痛地想起来上次去超市的经历:就算带着口罩戴着帽子也被粉丝给认出来,差点堵在超市里出不去,期间各种询问他跟白澍的感情生活,彭楚粤觉得自己要疯。

“那我们一起去?”

彭楚粤刚想说就算公开了也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地出去秀balabala的,结果瞬间被白澍委屈的眼神来了会心一击xN。

彭楚粤,K.O.。

……

白澍一进超市就特别撒欢儿,东跑跑西跑跑,彭楚粤在后面推着购物车辛辛苦苦地跟着,结果一个没看住,人就不见了。

彭楚粤绕着货架走了半天,不敢喊名字,想打电话才想起来白澍出门的时候潇洒地把手机扔到了家里,欢帝表示心塞x无限大。

“彭彭!”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下他,彭楚粤一回头发现白澍抱着一堆本子和眼罩,笑嘻嘻地走到他旁边。

“你这是从哪儿拿的?”

“不是,我刚刚碰到粉丝了,她们送的。”

多半要完,这是彭楚粤的第一想法,他一个脑筋急转弯下来决定拉着白澍推着购物车赶紧冲到收银台结账。

“哎不是…彭彭,东西还没买完!”

“你想跟你的粉丝在超市里开茶话会吗!?”彭楚粤一想起来白澍的迷妹们曾经和他在机场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背后就冒上来一阵凉气。

“想啊…她们特别热情!”

彭楚粤决定以后再也不让白澍单独出去购物了。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白澍失眠的毛病哪怕比赛结束过了很长时间都没缓过来,有时候经常半夜醒了翻来覆去,第二天起来又是挂着大大的黑眼圈,这让彭楚粤很头疼。

彭楚粤从国外出差回来倒时差,终于也是半夜醒了一回,白澍趴在他身上,含含糊糊地问他是不是也睡不着。

“你醒多长时间了?还是根本没睡着?”彭楚粤揉了揉那头黑发。

“不知道…”白澍看了眼时间,认命地放弃了入睡的念头,“我们看会儿电影吧?”

几分钟后,彭楚粤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上电锯一划鲜血淋漓的场景,连打晕白澍的心都有了。

“你是真不准备睡了?”

“明天没安排,上午补觉嘛。”

“白公子!”

白澍一看彭楚粤化身尖叫鸡,为了邻居的良好睡眠,赶快低头认错,“我是真睡不着…就看一会儿。”

“好好好,真是没办法你。”

彭楚粤跟着看了一会儿有点感兴趣,白澍看过这个系列的电影,一边看一边给他讲其他几部的故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然后呢?后来怎么了?——嗯?”彭楚粤侧脸一看,白澍靠在他身上睡得正香。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白澍躺好,对方嘟囔了一声什么就翻了个身把自己缩在了被窝里。

彭楚粤盯着电视上还没播完的恐怖电影,毅然决然地接着看。


4.一方的起床气

当两个人公开之后其他少年纷纷致电白澍,问的却都是一个问题:你决定和欢欢的起床气共度余生了吗?

少年们对彭楚粤的起床气心有余悸,在少年之城早上起床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一定是被彭楚粤的尖叫鸡吵醒的。

“欢欢叫我感觉他从来没起床气啊?”白澍在群里懵逼,其他人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怎样的错误——每次彭楚粤都是最后才叫白澍起床,没起床气是因为他已经把起床气全都撒到了他们身上啊。

呵呵。说好的兄弟情义呢。

白澍当然知道彭楚粤有起床气,每天早上公寓闹得鸡飞狗跳,不过最后落到他耳边的都是彭楚粤放轻的声音,和小心翼翼拍着他的手,好像那个人极尽了他最多的温柔。

当少年们质问彭楚粤兄弟情义是不是被他吃了的时候,彭楚粤理所当然地回答:“哼,你们不知道白澍晚上睡不好吗,当然要最后再叫他了。”

用郭子凡的话说就是,心好痛。


5.做饭

“白公子!这个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味道这么咸!”

“你是不是把酱油当油倒进去啦!”

“这个菜到底熟了没有!?”

……

彭楚粤在饭桌前对着白澍做的一桌子菜扮尖叫鸡,白澍终于有了想掐死这只鸡的冲动。

而白公子冲动的后果就是,彭楚粤和面前沉默的油盐酱醋以及橱柜里大大小小的锅碗瓢盆大眼瞪小眼。

“今天战战叫我去给他的设计展压场,晚上回来我要吃你做的饭,不然我就去找泽希投诉你。再见啦欢欢!”早上的白澍交代完事情,围着那条被他们抨击过无数次的紫色围巾干脆利落地关门走人,留下彭楚粤在原地懵逼。

不做饭=向陈泽希投诉=直男line知道这件事=所有人知道这件事=彭楚粤狗带。

彭楚粤快速地列了一个长长的等式,而等式的最终结果让他不忍直视。

欢欢心里苦。

他在厨房里翻出来一本烹饪书,洗菜切菜上锅一切都很顺利——除了他差点用蒸锅炒菜以外——当彭楚粤刚想骄傲一把的时候,他被书上写的“放适量食盐”狠狠闪瞎了眼。

…适量!?什么叫适量!?

彭楚粤盯着食盐的瓶子,仿佛这个瓶子会自己长出手和脚来,拧开自己的盖子洒上“适量食盐”。

……

白澍在拿出钥匙开门前还是有点颤抖,万一厨房炸了邻居是会报警的。白公子为了集体利益还是提早回了家,如果彭楚粤真把厨房炸了,他还是可以打110帮个忙,为民除害。

“欢欢我回来了——!?”白澍看着桌上摆好的饭菜,退出家门又进来了一次。

很好。没有滚滚浓烟,没有大呼小叫。但这样正常的画面反倒让白澍觉得不正常。

“怎么样?”彭楚粤挑眉,“都是我做的。”

白澍简直感动得要哭,下筷子前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尝味道?”

“没,没有啊,等你回来一起吃。”

“哦……你不吃吗?”

“你先尝尝。”

白澍毫无戒备地夹起一块菜放进嘴里——

“彭楚粤!!!!你到底放了多少盐在里面!!!!!”

“我怎么知道什么叫适量!!!!!!”

已经空了一大半的食盐瓶子在旁边哀悼自己逝去的生命。


6.大扫除

如果彭楚粤放任白澍一个人在家待一周,那家里一定乱得惨绝人寰。

哦,可惜已经没有如果了。

“白澍!!!你给我出来!!!!”彭楚粤拎着行李箱站在家门口,一副要晕过去的样子。

“呀粤粤你回来啦!”白澍顶着鸡窝头,轻车熟路地跨过地上扔的包装袋,准确地扑在彭楚粤身上,“我记得你是说明天的航班…?”

白澍的确没想到彭楚粤提前一天回来,他本来计划着趁最后一天打扫卫生,结果被彭楚粤撞了个正着。

So sad。

“没,我自己记错了。”

“…欢欢你的记性怎么还是这样啊,你看看你,以前记台词也记不住,现在连航班都能记错时间…”

“别转移话题!你!现在!给我!开始!打!扫!卫!生!!!”

白澍被彭楚粤吼得眼泪汪汪,瘪着嘴去收拾桌子上的各种快餐盒和包装袋。

“我们都一周没见了…”

“你一回来就吼我…”

“你也不帮我打扫…”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彭楚粤在卧室里听着白澍边清理边委屈地嘟囔,虽然他的白老师是个戏精,但不得不承认这些台词还是有真实性的。

他把该洗的衣服扔进洗衣机,又把行李箱都放回柜子,才发觉客厅突然没声音了。

什么情况?

彭楚粤刚要趴门框边看一眼白澍,就听见他哽咽着打电话的声音:“战战…你知道不知道,彭楚粤他一回来就吵我…”

!!!!!!!!

卧槽!!!

这算给娘家人告状吗!?

彭楚粤瞬间脑补肖战带着一票人来他家声讨他的画面,三下五除二冲出去抢下白澍的手机挂了电话。

“我去!你拿我手机干什么!”白澍要去抢回自己的手机,无奈彭楚粤举着胳膊,任白老师怎么跳都够不着,“你这样对我你还有理啦!?”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彭楚粤欣赏了一下白澍难得炸毛的情景,转手把手机还了回去,“我跟你一起清。”

“不行。你先发誓。”

“发什么誓?”

“你以后出差回来不许吵我。”

“好,不吵。”

“无论怎样都不许。”

“行。”

“哪怕是这个样子。”

“我——”彭楚粤刚要谈条件——乱成这样简直要把他逼疯——就看到白澍把显示着肖战电话号码的页面摆在他面前作势要摁下去,“好好好!可以可以!”

“这还差不多…”白老师心满意足,“欢欢欢欢你帮我这儿的东西都收拾了吧!我要去洗澡!”

“什么东西!?!?”彭楚粤看看“碰”地一声关上的浴室门,又看看眼前的灾难现场,还是无奈地拿起了扫帚。

被晾在一边的肖战:“发生了啥子!?”


TBC

评论(29)
热度(75)

© 纯正的小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