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正的小叶子

但求今日青山独往。

【粤澍/月树】乌龟

我知道我很久没出现了
有话好说,憋打脸
么么哒



正文



彭楚粤觉得,白澍和自己越来越远了。

他说不出来为什么,因为白澍还是和以前一样,安安静静地看书看剧本,和谷嘉诚陈泽希贫嘴。

白澍还会在摄像机拍不到的角落里和他蜻蜓点水地交换亲吻,然后再笑着躲开他不安分的手。

没有什么不同。

可他就是感觉他跟白澍不再像从前那样了。

彭楚粤知道自己不是那种在感情上会勇往直前的人,伍嘉成形容他就像只乌龟,永远都是慢慢吞吞的,每迈一步都要踟蹰很久。

但彭楚粤还是向白澍迈出了这一步,虽然那是在他们两个人住在同一个房间的一周后。

彭楚粤屏着呼吸,悄悄走到已经睡熟的白澍床前。他的心跳得厉害,快到他都能清清楚楚听到扑通扑通的声音。

他的取向不算秘密,他也不怕别人的目光,可他知道白澍跟他不一样,所以他不敢做什么,他甚至想干脆就把这些烂在肚子里好了。可是每次对上白澍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的时候,彭楚粤心里的小人推搡着他催促着他让他不要后退。

他慢慢俯身,只要一下就好了,彭楚粤凑近,近到感到白澍带着一阵淡香味的呼吸喷到他的脸上。

白澍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那时候屋子里明明是漆黑一片的啊,但白澍的眼睛却那么明亮,直勾勾地照进彭楚粤心里。

“我……”他想开口挽回,话哽咽在了喉咙间。

白澍的眼神停滞了一下,随后他又释然地笑了。

“睡美人没等到王子的吻就醒了,是不是要NG重来啊?”他的尾音上翘,可爱得要命。

然后彭楚粤扑在白澍身上是一通铺天盖地的亲吻。

他那个时候被狂喜冲昏了头脑,以为白澍是装睡等着他过来。直到他们搬进这个公寓发觉不对劲后,彭楚粤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白澍当时一瞬间的愣神。


彭楚粤一直都知道白澍不喜欢他现在走的这条路,那双眼睛只有在拍戏的时候才会又有那种光彩。

所以在他们开始为EP拉票的时候,彭楚粤默认了白澍的沉默。

可也是在那一刻,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的感觉告诉他,你们是时候告别了。

录制节目的时候步步小心如履薄冰,很多次白澍都是湿着眼眶卧在他的怀里,亲吻都是带着苦涩的味道。白澍算好了自己要离开,但即使是那个时候,彭楚粤都没有被告别这个词掐住喉咙的窒息感。

他经常会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资格去挽留白澍。有谷嘉诚和陈泽希啊,他们一开始就认识,而自己只不过是被命运扔到白澍生命轨道上的过客。他们一起走了一段路,还没到要分开的地方就已经渐行渐远。

他不怪白澍,在关系开始的时候他就没有扮演主动的角色。彭楚粤自嘲地想,他能给白澍最好的东西大概就只有陪伴,可这却是谁都可以给他的。

投票结果出来,彭楚粤被手机屏幕的光晃了眼。他难过,却又释怀。

他终于要失去白澍了。

那天晚上白澍跑到了彭楚粤的房间,钻进彭楚粤的被窝里抱着他,两个人身上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料紧紧融合。

彭楚粤失神想到,这会不会是他们最后一次这样拥抱。

他不想把白澍放开,他不舍得。但彭楚粤却又不是那样自私的人。

“睡美人要走了,王子还会不会回来找她呢?”白澍的眼睛亮亮的,他看着彭楚粤,一字一句认真地问他。

可彭楚粤没有回答。他在这个时候表现得就像一只乌龟,把自己缩回了坚硬的壳里。

他看到白澍眼睛里的光突然不见了。

“彭彭。”

“……”

“对不起。”

白澍慢慢从彭楚粤床上起来,轻轻地走了出去。

彭楚粤心里好像空了一大块。他不知道白澍为什么要对他说对不起,可白澍最后的那个眼神,好像难过得快要哭出来。

他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一夜无眠。

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他这样安慰自己。


第二天彭楚粤回了自己的老家。

他呼吸着广州潮湿燥热的空气,右手不自觉地朝旁边拉了一下,就好像有个人在那儿会拉住他的手一样。

他曾经想过,他一定要把白澍带到这里,看看他生活的地方,带他挤过人海漫漫的街道,带他看遍所有的风景。

他拍了照片,一张一张发给白澍,一张一张地解说,就好像白澍就站在他身边一样,每个地方都仔仔细细地讲,没有错过。

他喜欢这里,所以在到北京的时候百般不适。北京空气不好,城市太大,人潮拥挤,彭楚粤有一万个不喜欢那里的理由*。可每当他想起那是白澍从小长大的地方,他就好像突然有了喜欢北京的理由,义无反顾地留在了那里。

他抬头看着天空,忽然明白了白澍的那句“对不起”。

他能想象到白澍在失眠的夜里辗转反侧,追问自己是要留下还是离开。他最后选择离开,却为了放弃自己而难过。

要是,要是自己当时发现就好了。他一定会用最肯定的答案回答他,拉住他不让他离开。

但是他没有。


白澍翻来覆去地躺在床上,失眠又一次毫不留情地包围了他。枕头是他熟悉的,屋子是他熟悉的,但他突然觉得陌生。他怀念的是和彭楚粤一起住过的地方,那个只有他们俩的小房间。他几乎是放弃般地爬了起来,攥着手机发呆。

手机突然欢快地振动了起来。

白澍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名字,犹豫着接通了电话。

“喂?”

对面一阵深呼吸的声音,随后彭楚粤缓缓地开口:“知道你睡不着,给你讲个睡前故事。”

白澍轻声笑了一下:“好啊。”

“从前有两只小小的乌龟,一只叫欢欢,一只叫树苗。他们一直生活在同一片小河里,却从来都没有见过对方。”

“等等,乌龟名字好土。”白澍颇有兴致地抱怨。

“你不能盼着两只乌龟叫道明寺和西门吧?”

“哦……那你接着讲。”

“然后突然有一天,小河里翻起了浪花,把欢欢和树苗带到了一起。他们两个相谈甚欢,成为了朋友,每天都待在一块。”

“那大概是因为他们俩走得太慢又懒得往别处跑。”白澍丝毫没有没当成故事主角的自觉,乐此不疲地吐槽。

彭楚粤无视了白澍的评论,接着往下讲:“他们在一块待了很久很久,他们都以为可以做一辈子的朋友,可欢欢却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喜欢着树苗。可是乌龟做什么都很慢啊,欢欢不知道树苗的想法,犹豫了好久也不敢告白。”

“哇,两只乌龟的爱情故事。”

“……不过欢欢还是告白了,树苗虽然惊讶,但答应了他。欢欢满足地想他们两个可以这样一起到老,可树苗有一天对他说,他的梦想是去到另一条小河里,因为那里有他很喜欢的鹅卵石,而欢欢却更喜欢这条河。这两条小河隔得很远很远,如果树苗走了,他们可能很难再见到对方。”

“……”

“但欢欢还是支持树苗去了,另一条小河是他从小的梦想,他不能自私地把树苗留下来。然后树苗很不舍地走了,之后就是一段漫长的岁月,他和欢欢再也没能相见过。”

“故事讲完了?”

“讲完了。”

“那你究竟想要告诉我什么呢?”白澍发觉自己的心越跳越快,他一直期盼着但却没能得到的答案呼之欲出。

“你还记得你那天晚上问我,睡美人要离开,王子会不会去找她吗?”彭楚粤不慌不忙,每个字仿佛都斟酌了很久才说出来。

“嗯?”

“我想告诉你……”彭楚粤深深吸了一口气,“无论是睡美人还是树苗,王子和欢欢都会去找他们的。虽然他们很慢,彷徨过犹豫过,但他们在一步一步地向睡美人和树苗走了。你要等。”

彭楚粤郑重地说完,电话的那头忽然没了声音。

“澍……?”

白澍吸了吸鼻子,“我也想告诉你,睡美人和树苗也在回去找王子和欢欢的路上,他们也很慢。你……也要等。”


他们都是小小的乌龟,在感情上踌躇不定不敢向前,可他们还是愿意为了对方一步一步地慢慢往前走。

路还长,我等你。

END


*引自公子乔一的《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有点混乱……
大意我们自己体会就好啦_(:3」∠)_
【逃走



评论(14)
热度(33)

© 纯正的小叶子 | Powered by LOFTER